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跑去捉奸竟然把好友从床底拽出

2018-08-22 17:08 weila

讲述人:一正

性别:男 年龄:33岁 职业:个体经营

开店的老婆忙得不回家

半年前,我发现老婆青莲的行为很反常,有事没事总跑到关山那边的开发区去,还早出晚归的。我问她去干么事?她告诉我她在考察市场,准备在那里开个服装店。看到整天无所事事、以麻将度日的她要认真做事了,我很开心,出钱帮她开业。

服装店开张后,青莲很快忙得几乎不归家了,她为省钱没请人,自己照店子。儿子生病了,她也没时间回来看看。我问同样在开发区做服饰生意的熟人,他告诉我生意根本不好做,有时一天也卖不出一件衣服。难道青莲在说谎?联想到前几天,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看见青莲在鲁巷亲密地挽着一个男人逛商场,我火不打一处来。

我冲到服装店,问她最近为什么不回家?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青莲听见,马上哭着不停捶打我,骂我没良心。这么多年夫妻竟然听信谣言,不相信她。看见青莲的眼泪,我的心又软了。偷偷观察了服装店里间的摆设,一张比单人床稍大的床,再加上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摆着单件的洗漱用品。没发现任何出轨的迹象,放心了不少。小心地赔礼道歉,哄了好久,最后用一套高级化妆品才让青莲原谅我。

回到家,心里仍堵得慌,找两个好朋友世龙和达凯出去喝酒,解闷。达凯没空,只有世龙陪我。我把自己对老婆产生怀疑的事跟世龙讲了。世龙主动要帮我留心这事,好打消我的心病。

几天后,世龙就通过朋友摸到了我老婆的一些情况,并约我在周末晚上和他开车摸到青莲的服装店附近下车观察。10点以后,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钻进了服装店,奇怪的是,我和世龙都觉得那身影蛮眼熟。

那男人进去后不久,我和世龙就冲过去了。说实话,拍门前,我不是没犹豫过。我也在想,要不要把事情做到这么绝?证实她红杏出墙后,我该怎么办?不仅青莲无脸见人,我自己也丢人啊。但装作不晓得,心里又憋得难受。你想一个男人怎么能容忍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

可无论我们怎样捶门,里面都没有反应。周围的邻居都被吵出来了,跟我说青莲可能不在,要我明天白天再来找她。我不理,站在门口大声喊,青莲,你给我开门。我晓得你和那个男人在里面,再不开门,别怪我不客气。青莲也许是被我吓到了,跑过来把门打开了。不过,她挡在门口,不让我进去,还说我瞎胡闹,破坏她名声。我狠狠地推开她,在里面的床底下,将那个人拽了出来。

  床底拽出的竟然是好友

看到那个男人脸的那一刻,我和世龙都苕了。我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跟我玩了十几年的死党达凯。我一拳打到达凯脸上,问他还是不是人。朋友妻不可欺,他竟然找自己兄弟的老婆。世龙也帮着我。达凯低着头一声不吭,让我们打。旁边只有青莲哭着喊着求我放过达凯。还不要脸地说,如果我打死达凯她也不活了。我被她气得差点吐血。

看到达凯鼻青脸肿,兄弟的情谊让我们只好住手。我质问他为什么要勾引青莲,达凯告诉我是青莲主动找他的,都怪他没经住青莲的诱惑。你这是什么逻辑?有没有想过这是兄弟的老婆啊!

我没说话,世龙就吼出来了。达凯低下头不说话。青莲满脸不屑地接过话,达凯有钱,长得也帅,打牌总是赢钱,赢了钱就给她买东西。哪像我打牌总是输,买点东西就数落她。我甩手给了青莲一巴掌,老子跟你

离婚。然后,狠狠地瞪着达凯,老子也没有你这个兄弟。

(一正很激动地捶了下沙发的靠背,手上的水杯已经被捏得变形。我看着他憋红的脸,想象得到这件事对他的伤害有多深。重新倒杯水给他,他微微抬起头低声说了句谢谢,眼睛里闪着泪光,声音有些哽咽。)

曾发誓做一辈子好朋友

我和世龙是从小玩到大的哥们,达凯则是我们的初中同学。那些年,我们可算是形影不离,中学毕业那天,我们三个手握着手,发誓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们也做到了。毕业后,我们三个人都开始自主创业,做小本生意。但大家还是互帮

互助。达凯脑袋比较灵,是我们三个人的军师。生意上的很多事都是他出谋划策。世龙有闯劲,很多重要的生意点子都是他想出来的。我最没用,只会从中拿好处。但他们从不计较,反而事事想着我。前几年,我进了批水货商品,亏了很多钱,还是他们帮我还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