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为爱情离婚后才发现我只是他的小三

2017-12-12 17:09 weila

口述:慧妍;29岁

我是个已婚女子,无名指上的戒指犹如我的紧箍咒。和Peter相识,纯属偶然。原本是约定要采访某品牌的市场主管,但对方因为突然的电话会议暂时脱不开身,只得请同事代劳先行接待。Peter是个善谈的人,又熟知企业的发展理念,我们聊得很愉快。

和Peter握手告别,我才开始注意眼前这个男人。差不多四十岁光景,很魁梧的身形,眼睛明亮,胡子剃得很干净,身上有隐约的古龙水的香气。他名片上的Title是“财务总监”。天,那是我所见过的最有魅力的财务总监!

结婚之后我发现自己体内的某种意识开始苏醒。那是一种对异性的知觉。我和男友交往两年后答应了他的求婚。在这之前,我很确信他是最适合我的男人。然而当我最终嫁给他之后,却在很多场合遇到不止一个让我怦然心动的人。自然,他们中的大部分在一面之交后就再无下文。我是个已婚女子,无名指上的戒指犹如我的紧箍咒。

我控制不了欲望,我想我是疯了。

我每天都会在不经意间想到他,回想起他看我时的眼神,对我说过的若有似无的暧昧的句子,然后陷入让人发狂的无端揣测中。我想我是在自作多情吧,无聊到甚至会拿他与自己的丈夫做比较。我先生在生物研究所工作,没有任何情趣可言,但对我的呵护实实在在。我以前不是很满足于这种真实的爱吗?现在怎么又开始幻想起甜言蜜语型的浪漫来?

再度与Peter见面是因他借感谢的名义请我吃饭,那是太牵强的借口,但我欣然应允。我们规规矩矩地吃了晚餐,又都觉得意犹未尽,他提议去酒吧小坐。昏暗的灯光,慵懒的Jazz,我们聊了很多,从童年谈到理想。我为什么要同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异性聊这些呢?我不知道,也许我是那样迫切地想要读懂他。

深夜,Peter开车送我回家。他的右手很自然地把我搂在怀里。我大概是喝多了,任由自己靠在他的肩膀上。我控制不了欲望,我想我是疯了。Peter说,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我这一生,总要为自己的幸福做点事吧?

你能体会在奔三的年纪突然谈起一场恋爱的心情吗?我早已忘掉约会时的兴奋和分开时的忐忑了。我一面享受着快乐,一面被道德和良知谴责。我知道我正伤害着很多无辜的人,我纠结着,每天都在不安与快乐并生的状态下度过。我想过要回头,可是我越是克制,越是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放开。我爱Peter,胜过一切。

我很多次问过他,我们要怎么办呢?不能真正在一起,始终得不到完整的幸福,要怎么办呢?我从未得到过确切的答案。Peter说,我们现在在一起,很开心,这样就够了啊!

我那个时候真是笨,一心以为Peter是不想给我压力。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他真的想要和我结婚,怎么可能容忍得了我身边睡着另一个男人?然而,当真相尚未公开,我也是迷迷糊糊,只觉得内心的意愿很强大。我这一生,总要为自己的幸福做点事吧?

我和我先生开诚布公,并且瞒着Peter提出离婚。我原以为那个过程会很艰难,所以一开始就声明放弃共同财产,除了结婚前我的个人储蓄。但令我意外的是,我先生主动将除去房产以外的其余财产的二分之一分给了我,在劝说我始终无果之后,他终于决定放开手,他说他想通了,希望我能快乐。

耗时半年,我恢复了自由身。当我终于取下左手无名指上的紧箍咒的时候,我觉得我将要飞向完美的彼岸。Peter在那一头,幸福地向我招手。

  是我打破了平衡,踩到地雷,我活该。

什么叫造化弄人,什么叫戏如人生?在我的故事里,你能找到答案最可笑的版本。当我欢天喜地地告诉Peter我可以嫁给他了的时候,他居然告诉我,倘若他娶我,便是重婚。

Peter结婚六年,有个两岁的女儿。他说,在他周围,很多像他这样的男人都会选择隐婚,不戴婚戒,不排斥艳遇……他解释,那会对他的事业有帮助。然而对于我们这些不明就里的傻女人,隐婚无疑是个迟早要被踩到的地雷。Peter说他从未想要瞒我,爱我也是真的,不事先说明是因为知道我也已婚,婚外情是对我们来说最为平衡的状态……是我打破了平衡,踩到地雷,我活该。

多讽刺,满心期待可以名正言顺地当人家的女朋友甚至老婆,却不小心做了名正言顺的第三者。这难道是我出轨的报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