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疑妻子外遇 我和她领导老婆错上了床

2017-08-04 17:09 weila

我的出轨犹如辽宁那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突然降临,没等抵挡已长驱直入,没容反抗已全线崩溃。它像铺天盖地的大雪飘进我的日子,婚姻之路陷于瘫痪,情感若抛锚半路的汽车,吼叫着冲不出那片泥泞……

在困苦中,我找到了自己出轨的根源——信任的缺失。无论教堂的婚誓,抑或是黄山的同心锁,都没能改变这一致命的爱情基因缺陷。

“情敌”之妻突然造访

2006年12月12日,北京的天阴阴的,风像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拍打着窗棂。我冲杯咖啡,望着杯盘狼藉的餐桌,想着如何打发这老婆不在家的苍凉。筱敏去广西了。行前,她买回牛奶、面包、午餐肉,真空小菜、八宝粥和一冲即食的玉米粥,把冰箱塞得满满的。

她知道她不在家,我是不会开伙的。女人是蜗牛,到哪儿哪儿是家;男人是雄狮,离开女人就是流浪汉。妻不在家,我心里只有挥之不去的无聊。

“咚咚咚!”突然门被敲得山响。这哪是敲,是捶,是砸。

“谁呀?”我不快地问。趴在门镜上一看,是一个年轻女子。老婆不在家,是不能轻易放女人进门的。“你是不是砸错门了?我家不欠水费、电费、医药费,也不欠农民工的工资。”我隔门说道。

“开门,我是王晓明的妻子。”她气呼呼地说道。

“王晓明?啊,对不起,进来吧,筱敏出差了。”我打开门。王晓明是筱敏的顶头上司。

“我要跟你谈一谈。”她冷冷地说。

我老婆不在家,老婆的上司的老婆要和我谈谈,谈什么?她老公是我老婆的领导,我老婆是我的领导,那么她就是我的领导了?这是哪儿和哪儿啊?我莫名其妙地把她让进客厅。这位女士黛眉轻颦、身着款式新潮的红色皮衣。她坐在沙发上,还没开口眼泪就下来了,戚戚惨惨,悲悲切切。

“您不要伤心,有话慢慢说。”我说。

“我被那两个狗男女耍了。吕筱敏,这臭不要脸的女人……”她哭着骂道。“你怎么骂人呢?”我气愤地跳起来。她不会是精神病吧,要不怎么会跑到我家骂我老婆,这不是骑我脖子上拉屎么?她老公别说是副处,就是部长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吕筱敏和王晓明这两个狗男女早就搞到一起了!他们总在一起,我还自欺欺人地想他们可能是工作关系。今天他们单位有人打电话给我……”她瞪着熊猫似的眼睛对我说道。她的话像锤子砸在我的脑袋上,我蒙了。

“你不能听风就是雨……”我有气无力地说着,抓起电话打给筱敏。“别打了,他们的手机我都打过了,关机。”

筱敏的手机的确关机。我不死心,连拨几遍,她干吗要关机呢?我两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前所未有的绝望将我的心彻底覆盖。我之所以35岁才娶妻,怕的就是这种事啊!

“会不会有人报复他们,会不会搞错了?”“那人说,11月29日,他们还在和平门附近的一家宾馆开过房。我请人帮忙查了,确有此事,他们是用王晓明的身份证开的房。”

我翻了一下工作日历,那天我去京郊采访,很晚才回来,筱敏没在家。我以为快到年底了,她工作忙,就独自睡了。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不知道。这种事情以前屡有发生。我太蠢了,筱敏说要跟王晓明去广西出差,我要开车送她,她不让,原来这里面有勾当啊!

  我心中永远的创痛

上帝啊,为什么让我和父亲遭受同样磨难?筱敏啊,我们在黄山上锁同心锁时,你不是说过:如果背叛婚姻和爱情就来此处跳崖么?我一直阻止母亲来看你,就是担心你有朝一日像她当年那样,做出令男人蒙羞的事情来。

我母亲年轻时特别漂亮,在医院当护士;我父亲原是军官,转业后在农场当干事。我10岁那年,母亲有了外遇,跟父亲离了婚。在母亲离家的那个春节,家里的凄凉像窗外“呜呜”呼啸的西北风,搅得周天寒彻。我望着那桌父亲烧的菜默默流泪,执意不肯动筷。好像只要一动筷,妈妈就再也回不来了。父亲劝我不听,最后火了,抬手把桌子掀翻了。后来,父亲蹲在地上收拾了那片狼藉,又猫腰钻到厨房重新烧菜。炉火映红了父亲的脸,两道泪水闪闪发光。在那一刻,我对母亲的思念转为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