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离婚后 我倒觉得自己像个小三

2017-01-28 17:09 weila

决定让孙浩做我男朋友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爸妈不会同意,起码不会马上同意——孙浩的胳膊上有文身。在爸妈那个年龄段的人眼里,文身就等同于小混混。而且,那个时候我只有19岁,孙浩26岁。

但我知道孙浩不是小混混。他是我单位的同事,我是经过周密的“考察”和慎重考虑之后才决定和他在一起的。他身上的文身,只是源于他从小至今对绘画的喜爱。我知道,这样的解释根本无法打动父母,但我又不能一直不给孙浩一个名分,我们商量,冬天穿上厚衣服的时候再带他回家,先让爸妈了解他的为人,别的就都好办了。

这个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宣告破产了。一次我俩手拉手逛街的时候,被妈妈撞了个正着。妈妈丝毫不掩饰眼光中的挑剔,一遍又一遍地打量着孙浩,那犀利的眼光似乎要看到孙浩的内心。所幸当着孙浩的面,妈妈什么也没说。但是从那天起,我就一直在妈妈的唠叨声中度日,开始的时候,她说孙浩不好,我就偏偏说好,甚至把缺点也说成优点,后来,我选择了无声的对抗,但心里却越发认定了孙浩。

为了让我俩分开,同时也为我的以后打算,爸妈让我去读大专。住校的日子,我的时间更自由了,孙浩经常开着单位的车来找我,我们去兜风、打台球、玩儿电子游戏、唱歌,去街边吃羊肉串;他不来的时候,我就和同学打成一片,娱乐项目依然很多。那段时间,我不用担心工作,也不担心未来,成天无忧无虑地享受着快乐时光,做梦都会笑出声。

孙浩偶尔会抱怨说我没把他放在心里,在他面前我大呼冤枉,但现在想来,那时我的注意力倒真的没有完全放在他身上,除了他,我还要学习,还要跟同学们一起玩。感情的事儿就是这样,谁投入得多谁就会更累,投入少则会相对轻松。

但不管怎么说,我生活里的大部分内容还是孙浩,还是在心底里和父母对抗。两年后我毕业了,又回到了原单位。父母一看这情形,就知道拗不过我了,只好选择保留意见,承认了孙浩。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想,19岁的我大概还不明白什么叫做爱情,更没有考虑过婚姻,如果不是父母的反对,也许,我和孙浩根本就走不到今天。

肖娅没有想过孙浩会出轨,她更没有想到,让孙浩出轨的女人居然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说了半天,我倒是忘记介绍孙浩是怎样一个人了。他个头不是很高,论长相也绝不是让人怦然心动的那种,但是他很注重形象,认识他这么多年,他衬衣的袖口领口永远是干净的。他惯常的装束就是西装皮鞋,很职业的那种打扮。他女人缘极好,在成为他的女朋友之前,我们几个女孩子就曾讨论过他,并且一致认为他对女人有一种自内而外的吸引力。

有这样的男朋友在身边,很多女人都会小心地看护着,但我不。不知道是因为自信,还是单纯,我从来没想过孙浩会辜负我。而且我本身就是个男性朋友比女性朋友多的人,我认为男女之间是有友谊的,所以我们留给彼此的空间很大。

但是渐渐地,我感觉孙浩开始疏远我,逛街时他没走几步就会喊累,我讲笑话时他也不再放声大笑,吃饭时他偶尔会点我不爱喝的碳酸饮料,电话中永远一副刚刚睡醒的语气。我有些纳闷,也有些生气,但是在他生日那天,我还是买了他喜欢的CD和生日蛋糕。

他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这很伤我的心。但还没等我发泄自己的不满,他就接到电话,说单位让他去一趟。对于他来说,这很正常,所以我也没有太在意。但是左等右等他都不回来,我心中有些不安,也有些怀疑,但不敢去确认。他回来后我没敢用质问的口气,我问他去哪儿了,他却说:“我们分手吧!”

我当然会要一个理由,而他也只是说,“我们不合适。”

我有些不知所措,没说行,也没说不行。那天晚上,眼泪打湿了枕头,我对自己说,不能就这么放弃。

我给他打电话,他偶尔会出来。凭直觉,我知道他的生活里有了另外的女人,但他不肯承认。烦闷中,我找我最好的朋友尤佳倾诉,她和我们是一个单位的。尤佳安慰我说孙浩不是那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