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离婚后 我倒觉得自己像个小三

2017-01-28 17:09 weila

但我肯定这个人一定存在。有一次我和孙浩坐同一辆公交车,我要回家,而他要去看哥哥。本来他应该在我之前下车的,但我下车之后他还没有下车。我望着远去的公交车,冒出的想法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是去尤佳家的方向。

和孙浩吃饭的时候,我主动提议叫尤佳一起来,我发觉孙浩的眼睛都在放光。但是在餐桌上,他们又的确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到底是不是尤佳呢?

周末逛街,我打电话叫孙浩来陪我,但他说没时间。我故意拨通了尤佳的电话,她也说正在忙着。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是很可怕的,我挂断电话就打车直奔孙浩家,果然,两个人都在。

我嘲讽地说:“两个大忙人怎么凑在一起了?”

尤佳解释说,临时有事儿来找孙浩,但我再傻,也不会相信这种“巧合”。尤佳很快就走了,剩下我和孙浩。这次,我很大声地质问他:“为什么偏偏是尤佳?”虽然早有预感,但我还是不愿相信我最好的朋友就是这个“第三者”。

孙浩的回答更让我伤心,他说:“我最开始喜欢的就是尤佳,但是那个时候我对自己没有信心。”

我感觉自己真的受了伤,我追问:“那你现在对自己有信心了?”

“是。”

孙浩的坚决和丝毫不顾虑我心情的态度让我失去了理智,我打了他一个耳光,然后扬长而去。回到家,我给他发了条短信:“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你,以后不会了。”

失去爱情的时候,我也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肖娅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谁发生什么,但是很多时候,她感觉自己太孤单,所以才有了她和阳光的故事。

跟孙浩分手后公司就倒闭了,我们也省去了见面的尴尬。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们没有任何联系。当我的伤口慢慢愈合的时候,他找到了我,求我原谅他。

我居然没法拒绝他,并且在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一年来一直想着他,我总有种感觉——他会回来找我。我推测可能是公司倒闭后孙浩一直没去找工作,尤佳对这种状况不满,因此导致了他们的分手,但是我没问,只是说:“原谅你可以,但是以后别再和那个女人联系。”

孙浩很爽快地同意了,并且真的没有再联系过尤佳。但我忘记了有一就有二,没了张三,也会有李四、王五,这就是后话了。

公司倒闭后我帮一个个体老板打工,熟悉了他的进货渠道后,发现做生意也并不是很难,而且利润很大,就和一个女朋友出来单干了。两个人忙不过来,就雇了几个人,但是进货和具体的商谈,我和朋友还是要自己来。

我们总担心我俩都不在店里时那些年轻人会偷懒不干活儿,于是朋友提议让孙浩过来帮我们盯着。那时候的孙浩还是没有找到一份正式工作,他偶尔和朋友做点儿小生意,但只见投入,从没看他拿回过钱来。

朋友提出多少给孙浩点儿钱,他倒恼了,他觉得我把他看作打工的,这伤了他的自尊心,从此不论我这边多忙,他宁肯待在家也不肯来帮忙。

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但是孙浩从来不过问,甚至我向他诉说的时候,他哼都不哼一声。他比我大七岁,很多人都认为他会是我的依靠,事实却是很多时候他在依靠我,我在他身上找不到踏实的感觉。

那段时间我迷上了上网,并且认识了一个网名叫阳光的男孩儿。我从没想过要和谁有什么关系,但人空虚的时候总要找个人来说说话的,阳光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我们聊QQ,也打电话,我一个月的话费竟高达七八百,但那时候能挣钱,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有一次阳光打电话来的时候,正好被孙浩接到了。他问对方是谁,阳光没告诉他。孙浩指着那个号码问我这是谁,要不说人不能做亏心事儿呢,我居然连撒谎的勇气都没有,愣了好半天没有说话。等孙浩拿着我的话费清单气冲冲地回来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孙浩闹着要分手,我只能一个劲儿地道歉,并向他解释我和这个远在祖国南方的男孩儿通话只是因为他不理我,我空虚无聊,而且工作的压力很大。孙浩心软了,但他说除非我跟他一起住,他天天看着我才会放心。我们认识都七年了,住不住在一起也就是形式问题,于是我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