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离婚后 我倒觉得自己像个小三

2017-01-28 17:09 weila

他进一步说,不许再和阳光联系,我自然满口答应,我本来就没想要和阳光发生什么关系。最后他说,不许再和一起做生意的那个女朋友联系,他认为我是被她带坏的,而且不许再做生意。

我考虑了一会儿,很认真地问他:“我不做生意了,你养活我?”

他斩钉截铁地说:“我养活你!”

就这样,在认识后的第七年,我们住在了一起。信誓旦旦要养活我的孙浩,出去工作后不到三个月,就累病了。我知道这是他长期待在家里的结果,但是不敢说什么,孙浩是那种自尊心特别强的男人,就算你要给他钱花,也得让他觉得是你在求他才行。我说:“你病了,我很心疼,不要出去工作了吧?”

后来的情况就是,我重新找了份工作,他继续待在家里。

婚后的肖娅原谅了孙浩肉体上的出轨,但她没想到最终提出离婚的居然是孙浩。

我和孙浩经不起妈妈整天的唠叨,决定去领张结婚证回来。此时我们认识了八年,住在一起也已有一年。

自从不再做生意之后,每个月拿到手里的就是死工资,没有多少钱。而且我这个人对花钱从来都没什么概念,例如买东西,本来两元钱的就挺好了,但如果旁边放着三元钱的,我一定会买贵的。

开始我们多少有些积蓄,没钱了就去银行取,也没觉得日子有什么不同。随着存折上的数字越来越少,我们开始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而且经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这大概就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吧。

那时候他已经租了店面帮别人文身。因为接触的人比较杂,我要求他必须戴手套,用一次性毛巾和针头,总之对自己和顾客都要负责。但是他这个人太好面子,稍微熟悉些的人来了,他经常都不要钱。我说咱手艺和时间可以不收费,但料钱、机器磨损的费用、电费总应该收吧?为了这些,他也不断地和我吵架。

一次吵架后,我赌气回娘家住了几天,再回到自己家见到他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小小的兴奋。他说他也是这种感觉。我俩琢磨了大半天,都觉得可能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彼此之间太熟悉了,缺乏新鲜感,所以才会总吵架。于是我提议做周末夫妻,他想了想,也同意了。

自从发生了他和尤佳的事儿后,我每隔三五个月就会查他的话费清单。看一眼没什么事儿,也就放心了。但是这次查的时候,我发现他总在半夜播出一个号码。

我把清单拿给孙浩看,他心不在焉地回应我说,这是一个经朋友介绍找他文身的女顾客,熟了之后就经常联系。

我不放心地问:“你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事儿?”

孙浩把我搂在怀里,说:“我就算有这贼心,也没这贼胆啊。”

我笑笑,我觉得男人和女人之间,只要没过了必要的尺度,也就算了。

但是一个月后的周末,我回家后居然在床上发现了一只丝袜。我用两个手指头拎着丝袜问他是怎么回事儿。孙浩扫了一眼,说:“这不是你的嘛。”

我说:“我从来不穿丝袜,这你知道。”

孙浩想了想,说大概是她买了东西之后在家里试鞋来着。那时的我居然连这种话都相信,而且,一只丝袜的确也说明不了什么。可是,当我又一次在被子里发现不属于我的胸罩时,我再也不相信其他的解释了。孙浩承认了,但是他向我保证,跟这个女人只是玩玩儿,他从来都没想过跟我分开。

有朋友说过,如果男人出轨的话,要看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如果是肉体上,还可以原谅,男人不就是这样一种动物吗?但要是精神上的出轨,就没有原谅的必要了。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冷静地没有哭闹,就只是要求他们分开。

但我没想到他不肯,他一再说他们只是玩儿,别的都不会发生。但是作为一个女人,我怎么能忍受自己的丈夫长期和别的女人“玩玩儿”?我也想不通,玩儿过就算了,为什么不分开?难道他们之间真的有了感情?我提过离婚,但是他不肯,我也就没有坚持。

从他们认识到我们离婚,中间大概是半年的时间。这半年,我的心情没有一天是晴的,每个周末回家看着另一个女人在自己家留下的痕迹,相信谁也不会大度到当作没事儿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