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我眼巴巴的看着妻子成为别人二奶

2017-03-03 17:10 weila

性别:男;年龄:33岁;职业:保安

  妻子原是个纯朴打工妹

我生长在鄂西一个贫穷的小山村,家里扯债供我读完了高中。高考落榜后,我参了军,复员后到武汉的一家公司当起保安。

在公司里,我认识了老乡阿芸。算起来,我还是高阿芸几届的校友。相同的生长环境,再加上离开家乡的孤独与寂寞,我们很快成为了恋人。这时的阿芸一身乡土气息:除了一口还算标准的普通话外,她的衣着打扮、为人处事几乎都保留着山里妹的习性。在公司里,看多了城里女孩的高傲冷漠,我真心地喜欢着阿芸的那份纯朴。阿芸对我也十分关心体贴,极尽女性的温柔。相恋两年后,我们结婚了。

婚后,由于我们的收入不高,只好在公司附近租了间民房,也算是在武汉市有了自己的家。对于我的贫穷与无能,阿芸没有一丝嫌弃与怪罪,还总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忙着家务。那时,我们的生活虽清贫却充满了甜蜜。

一年后,儿子在我们的热切期盼中降生了。生了儿子后,阿芸辞去了工作,专心在家带孩子。三口之家的衣食住行全压在了我身上,可我却无法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日子难免过得捉襟见肘。儿子三岁时,阿芸吵嚷着要出去工作。我经常劝她再熬一段时间,等儿子大一点再想办法,可她就是不听。终于有一天,阿芸留下一张纸条,撇下了我和年幼的儿子,独自一人去了广州。

她喜欢上了南方的声色场

阿芸到广州不久,就打来电话说她找到了工作。我问她做什么?她不耐烦地说:“有工作就行了,问那么多干嘛?反正收入比武汉高。”我说:“儿子还小,离不开妈妈,你还是回来吧!”阿芸一口回绝了:“我在外面干还不是为了孩子。你在家一定要把儿子照顾好,等我赚到钱,你就干脆辞职算了!”

三个月后,阿芸寄回了第一笔钱,那数目是我工资的好几倍。我一方面心疼在外打工的妻子,另一方面对阿芸有着隐隐的担心。她再打电话回来时,我又一次问起了她的工作。阿芸一听就烦了:“我一个人在外拼死拼活,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你不仅不安慰我,还疑神疑鬼。如果你赚得到钱,能买房买车,给我和儿子一份舒适的生活,我就回来!”想想自己确实无力满足阿芸的要求,我也就气短了,只能一再叮嘱阿芸在外面注意身体,自己照顾好自己。阿芸还是那句话:“你在家一定要把儿子照顾好!”

那年春节,阿芸没回家,说是工作忙请不动假。我提出带儿子去广州看她,她更是一口回绝。此时,我心中的疑团又一次浮起。我托朋友多方打听,终于得知阿芸原来在广州的夜总会里当舞女。我简直气疯了,在我心目中阿芸是世界上最纯朴的女人,我绝对没有想到阿芸会去干这种职业。那种场合,是一个正经女人谋生的地方吗?那一刻,我杀她的心都有了。我托人带信给阿芸,让她马上回来,否则永远别回来。

没几天,阿芸就赶回来了。从广州回来的阿芸已脱胎换骨,衣着鲜亮时尚,化过妆的脸显得容光焕发。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我不得不承认,阿芸变了,变得比以前年轻漂亮多了!而我满腔的怒火也在那一瞬不争气地消逝殆尽,我想我是舍不得离开她的。于是,我求阿芸:“你别走了,我一定努力做事,想办法多赚钱,让你和儿子过上好日子!”

阿芸无动于衷地说:“你有多大能耐你我都清楚,别说发财,养家糊口都难。我在外面做事也是为了这个家,你放心,我绝对不做对不起你的事,我的心永远都在你和儿子身上!”听了阿芸的话,我的心乱极了。为了挽留她,我用尽了一切办法,先以离婚相要挟,后来又对她百般乞求,甚至跪在她面前,可阿芸就是不为所动,铁了心要走。

  妻子做了别人的二奶

阿芸走后,我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的脸面都丢尽了,整个人颓废到了极点。有时我想,干脆同她离了算了。但内心深处,我还是舍不得阿芸,再说,离了儿子怎么办?我只好自欺欺人地劝慰自己:阿芸又没做对不起我的事,何必计较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