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老公真行 我竟和小三同时怀孕

2018-06-02 17:10 weila

其实我已经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对劲儿,但又觉得自己是多心,可能是怀孕的缘故,荷尔蒙分泌过多,情绪才反常。就这样,怀胎十月,我生下一个男孩儿。公公婆婆高兴得合不拢嘴,潘越家里是三代单传,我知道他们高兴的是他们潘家终于有后了。家里人很高兴,伺候我月子的时候也尽心尽力。但整个月子,我总是能见到潘越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样子,即使半夜在我身边,给儿子冲奶粉的时候也是一样的。

因为没有什么别的征兆,加上婆婆也住在家里,我对此也没有在意。直到给儿子摆满月酒那天,才揭开了真相。他抱着儿子给亲朋好友看去了,不离身的手机落在旁边的桌子上。手机忽然响起来,接到一条短信。和所有蹩脚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我随手拿过来看了。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没有名字的电话号码,短信内容是:她的孩子生了,我的孩子没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任是白痴也会明白这句话是啥意思,我的脑子轰的一声,但仍要做出微笑的样子来。毕竟这是大庭广众之下,我若发火,丢脸的不只是他一个人。因为我从来没有翻过他的手机,所以他对我也没什么防备。我可以看见他们发的短信,隐约地知道了这短信来自于谁。女人的感觉是敏锐的,像极了嗅觉灵敏的猎犬。

短信里说,某年某月她见过我和潘越一起散步,她说她嫉妒得恨不得把我杀掉,但是还跟我打了招呼……我还知道,原来我怀孕的那段时间,潘越也把她搞怀孕了,只是没有名分的孩子不能存留在这个世界上,在潘越的哀求下,做掉了……那么多条短信,真相渐渐大白。我恍惚间记起,确实有那么个女人,时时脸色苍白地出现在我附近,我能感觉到她看我,追随我,却总会抓不到她的视线,像天空中鸟飞过的痕迹,只是惊鸿一瞥。是她,就是她。

晚上回家,我决定和潘越摊牌。可能是因为从事行业的关系,我已经练就了很好的心理素质。当我冷静地描述出那个女人的长相,以及把我猜测的东西和盘托出的时候,我看见潘越的脸色变了。那种惊慌失措的神情,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问他,该怎么给我解释这件事情。

他紧张地握住我的手说:“老婆,听我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子的,你怀孕了。我只是身体寂寞……你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个人……”我狠狠地抽出自己的手,觉得这一切好肮脏。即使我早就知道,女人怀孕是男人出轨的高峰期,但从来没有想象过它会发生在我身上,而且还有一个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潘越又一次想抓住我的手,被我躲开了。我要好好想想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那天夜里,我失眠了。潘越和儿子都睡得好香,儿子出奇地没有哭闹,乖乖地睡在婚床旁边的小床上。如果离婚,刚满月的小孩子,我怎么忍心让他没有了父亲。

第二天,本来不足的奶水没了,儿子只能靠冲奶粉度日。婆婆每天煮一些没有味道的鲫鱼汤给我,说我是因为营养不良才没有了奶水,她哪里知道他儿子的行为。经过了一夜的艰难抉择,我还是决定暂时不离婚了,毕竟孩子才这么小,这又是我的第二次婚姻,如果再不懂得珍惜,怕是我这辈子也不好嫁了。

潘越自从被我发现了出轨以后,一改往日早出晚归的行为。看得出他还是很重视我们的婚姻的。可是我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感觉,我甚至不想他再碰我一下。潘越见我如此,也不勉强我,只是每天陪着笑脸说,让我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好好珍惜我的。

我知道他不会轻易离婚的,因为对于他那种已经快到不惑之年的男人,离婚的代价实在太大,况且我们已经有了孩子。我也没有找过那个女人,毕竟在身份上,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她不过是潘越填补寂寞的工具,就算真的有爱,也没有爱到一定要离婚的程度。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很冷静地处理着这一切,假装自己是个识大体的女人,以为只要宽容一切都可以过去。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他和他前妻的MSN聊天记录。其实里面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知道了他最爱的人不是我,是他的前妻。他们之所以离婚,是因为他早就有拈花惹草的毛病,跟着他的女人,总会被拖累得很累,就像我现在这样。而他之所以娶我,不过是在他前妻坚决要求离婚的前提下,不得已而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