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小保姆打碎青花瓷 主动提出要肉偿

2019-01-28 17:10 weila

我家有只青花瓷坛,就摆在客厅的古董架上。据说曾被祖母用来腌制过咸菜,祖母过世后才到母亲手里。我成家后,有一次周末回父母家闲坐,才偶然发现它竟是清康熙年间景德镇烧制的。母亲见我瞪着眼睛张大了嘴,就笑着跟我说:“这是你家祖上传下来的,谁都没想到它们会有多精贵。你既然稀罕它,就尽管拿去好了。”所以,我一直拿它当小老婆一样看待,却万万没想到它会毁在我家小保姆的手里。

小保姆名叫某小青,年龄大概二十一二岁,是老婆从中介公司请来的。老婆说,之所以选中了她,主要是看她长得好看,穿着打扮也很入时,身上没有一丝乡下女孩的痕迹,嘴巴甜会说话,做事也算手脚麻利。我却对此不以为然——又不是纳小妾充侧室,干嘛要求那么高呀。老婆听了就戏弄我道:“官人,那可说不定哦,你看《红楼梦》里,就有好多丫鬟转正了呢。与其到时让你不中意,为妻不如提前就把好质量关。”说得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尽管如此,我还是隐隐感觉这女孩不那么简单。我这辈子最警惕那种嘴巴甜的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无论老头子还是小女孩。孔老夫子说:“花言巧语,一副讨好人的脸色,这样的人是很少有仁德的。”所以,我对某小青一直有种本能的警觉,很少跟她有过多的接触,唯恐给她发现我其实很色,容易被漂亮女孩勾引。

我的这种做法显然很奏效,某小青每天都极尽能事地忽悠我老婆,跟我老婆搞得像亲姐妹一样,但一到我面前,立即就拘谨起来不敢造次。她曾背地里跟我老婆说:“大哥是个很严肃的人哦,整天都不肯笑笑。”老婆听了颇感意外,忍不住咯咯地笑了。她知道我以往在家是个最不着调的人,总是跟她嘻嘻哈哈的。

我老婆逐渐跟某小青泄露了我的底细,时间久了,我发现她在我跟前不再像从前那样战战兢兢了,有时,还有试探着接近我的意思。我最不能容忍她穿着我老婆淘汰给她的睡衣在我身边走过,有一次,我写博客累了,误以为身旁站的是我老婆,险些习惯性地伸手去拍下她的屁股,手都伸到了半路,才猛地醒悟过来。

还有一次,我正在客厅看电视,忽然听见厨房里噗通一声,随后是某小青的一声尖叫。我不知出了什么事情,急忙跑过去看,却见她正倒在地上痛得龇牙咧嘴,很明显是不小心滑到了。我犹豫一下,才俯身去搀扶她,她就势抱住我的胳膊,将肉呼呼的身体贴在我的胳膊上。那一瞬间,我的身体有了异样的反应。这时我才意识到,不喜欢一个年轻女孩,不等于对她的青春肉体视而不见。

我开始更加戒备某小青,与其说是提防她勾引,不如说是提防自己犯错误才对。有一段时间,看见她的屁股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甚至动了找借口让老婆开掉她的念头。晚上睡觉前,那只屁股又一次浮现在脑海里,我有些心烦,就跟老婆抱怨说:“某小青不适合干保姆,你还是趁早辞掉她算了。”老婆听了很夸张地一怔,忙问为什么要这样说。

我自知言语唐突,就胡乱找了些借口,比如地板擦的不够干净,做菜不可口等。老婆听了就说:“官人啊,是不是从前我亲自照顾你,把你惯得烧包啦?怎么这么挑三拣四?人家还是女孩子耶,家务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啦。”就毫不留情地驳回了我的上诉。我在心里暗自骂道:可真是个傻婆娘,老公都被别人的屁股吸引住了,还蒙在鼓里替那只屁股说情呢。

老婆越是对我毫不设防地信任,我越是觉得某小青不宜久留,否则一旦有一天真出了问题,害了人家女孩家不说,我将有何脸面去见大慈大悲的老婆大人?我心里一直筹划如何赶走某小青,过了不久,机会终于到来。只是让人悲伤的是,这个机会来得代价太大了。

那一天我下班回来,一进客厅,就看见某小青坐在地上哭呢,眼前是碎成几半的我的青花瓷坛。我大惊失色:“哎呀,怎么回事?”一个饿虎扑食扑了过去,疯了一样抓起那些残片。某小青边哭边说:“对不起大哥,我搞清洁时,一不小心把它打翻在地……”我愤怒地瞪着她:“你知不知道,这可是我家的祖传宝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