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小三突然找上门要我老公上床费

2016-09-06 17:10 weila

【倾诉者】 莫愁 女 31岁

【时间】 3月12日

东方今记者 周莉

  幸福在身边

我和前夫毅昊都是在郑州上的大学,但不在同一个学校。我比他大一岁,他读大专,我上本科。那年暑假,我们利用假期勤工俭学,然后就在打工的地方相识了。也许是时间模糊了记忆,也许是之后发生的种种伤害抹去了幸福的痕迹,我已经记不清当时到底喜欢他什么,只记得是他送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束玫瑰,芬芳的花香引领我在他为我编织的情网中一步步沦陷。

那时的我深爱着毅昊,爱得勇往直前,爱得义无反顾。毅昊不优秀,还有许多缺点,可是我从来不在乎,他的缺点不用改,我试着接受。毅昊放到人群里,可能就是路人甲乙丙,但就是那么普通的他,让我心甘情愿地为了能和他在一起不惜与家人决裂。

父母强烈反对我和毅昊恋爱,说他年龄比我小,学历比我低,老家在农村,家里还很穷,我跟了他将来会受很多苦,什么都要自己去挣,不会有好日子的……他们反对的理由很多,也不是全都毫无道理,可是当时的我对那些话一句也听不进去,相反还埋怨他们,说他们不懂什么叫爱情。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他爱他,离开他就难受。我爱的是他这个人,而且我对他有信心,相信他一定会让我过上幸福的日子。

在父母强烈的反对声中,我依然固执地守护着我和毅昊的爱情,没有丝毫退让。2004年,我们毕业了,一同留在了郑州打拼。2006年,我们结婚了。父母起初依旧不同意,但奈何后来生米已然煮成熟饭——我怀孕了,迫不得已父母才勉强同意了这门婚事。我们算是裸婚,婚纱、钻戒、房子,结婚时什么都没有,但我还是高高兴兴地做了毅昊的新娘。第二年,我们的宝贝儿子出生了。生活虽然不富有,但我心里仍是高兴的、满足的,因为陪伴在我身边的是这个世上我最爱的两个人。

  心结很难解

可以这么说,我和毅昊能最终走到一起是经历了许多波折的,在我看来,这样的感情更应是坚如磐石的,沉浸在平淡的幸福中,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婚外情的阴影会笼罩上我的生活,然而,那种丑陋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个陌生女人的登门造访让我的幸福生活一夜之间土崩瓦解。

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天,那个女的直接找上门来,恬不知耻地开口向我要钱,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电视上和小说里的情节在我的生活中活生生地上演了——毅昊出轨了,而细节更是让人可恨又可气:毅昊禁不住诱惑,和那个女人有了一夜情,之后那个女人就开始纠缠他,张口向他要钱,而毅昊一向小气,当时只想着风流,以为是你情我愿的事,根本没想过一夜快活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之后那女的找他要钱,他就是不给,找各种借口推托或断然拒绝。

后来那女的被他的态度惹火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找到我,将事情一股脑地告诉了我,然后依旧不忘她的目的——要钱。我不给,那女人就把这事到处宣扬,搞得毅昊抬不起头来,连我都觉得走哪儿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那段时间,我哭过、闹过,甚至提出过离婚,但看看还一脸稚气的儿子,再看看满面悔意的毅昊,我的心再也硬不起来。尽管毅昊做了这样伤我心的事,可我依然爱着他,还有孩子,我不能失去他们,无论如何,我不想一个完整的家就这样散了。冷静了几天,最终我选择了原谅毅昊。

做出原谅这个决定已经很难了,而在生活中做到真正的原谅他于我而言更是难上加难。从那时起,我的心里就有了阴影,就像吞了苍蝇一样时不时地就恶心难受,夫妻生活也不再和谐。我不再信任毅昊,即使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可多疑的种子已经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我总是凭直觉去怀疑他。我的冷言讽刺,我的疑神疑鬼给了毅昊很大的压力,他经常借酒浇愁,我脾气也不好,他一喝酒我就吵吵,我们几乎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激烈时还动过手。他一恼就打我,女人哪里是男人的对手,有几次我被他打得浑身是伤。

和毅昊的“战争”就这样开始了,家庭暴力一次又一次地在我家上演,终于,2009年11月,因为一件小事,我俩又大打出手,一气之下,我和毅昊签下了离婚协议,但后来并没有去民政局,只是从那时起就开始分居了,我回了老家,他留在了郑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