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寂寞难耐的我 偷情被老公发现后

2017-05-13 17:10 weila

后来,我们一发而不可收,做爱成了家常便饭,我们不顾一切地播云弄雨,疯狂的结果是我怀孕了。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我哭了,边哭边捶打着他,骂他怎么这样不小心,害我没脸见人。他一边哄我,一边向我保证,毕业后他就娶我,并且还给我写了保证书按了血手印,发誓要爱我一辈子,永远永远都不会背叛我。

在他的陪同下,我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做完手术,我们去校外租了间民房,过上了未婚夫妻的同居生活。那段同居的日子让我终身难忘,在幸福中我相信我们的未来一定会风和日丽、阳光灿烂……

幸福的感觉被岁月一点一点地销蚀

据说,爱情的保鲜期仅仅只有18个月。18个月之后,夫妻间的“黏合力”就会大大降低,故而才有了这种顺口溜:

握着小姑娘的手,好像回到十八九;

握着情人的手,一股暖流上心头;

握着小姨子的手,后悔当年握错手;

握着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摸右手。

台湾作家柏杨也说:“爱情是不按逻辑发展的,所以必须时时注意它的变化。爱情更不是永恒的,所以必须不断地追求。”

鲁迅先生则说:“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

的确,婚姻像花木,只有常常浇水、施肥,才能开出绚丽的花朵,否则只会枯萎死亡。

我和张瑞祥的婚姻,也经历了从绚丽的花朵到渐渐枯萎的过程。我感觉我们的爱情之花之所以会凋谢,和那时刚刚在大学校园里流行起来的“AA制”有一些关系。

在大学生们看来,AA制的确是个不错的发明。同学或者朋友聚在一起边吃边聊,不必客套谦让,不必考虑“谁请客埋单”,各得其所,各埋各单,感觉真的很轻松。正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不管这种形式是舶来品还是年轻人的创新,都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清新淡雅之感。

我和张瑞祥热恋时,一直都是AA制的坚定的执行者。这倒不是我们标新立异、特立独行,实在是那时大学校园里大多数的情侣都是采用这种方式在一起相处的,没谁觉得不合适,相反都觉得这样两个人在一起蛮轻松的。

我和张瑞祥的家庭条件都不错,他的父母都是当地政府的高官,我的父母也是有相当级别的政府工作人员,正可谓门当户对。其实我们是不太在乎钱的,所谓的AA制不过是走了个形式,否则便觉得自己不够新潮。

但毕业后我们结了婚,成了真正的一家人,张瑞祥仍然坚持夫妻采用AA制,我就有点儿无法接受了。我觉得夫妻分摊购房费、生活费,将来要是再生儿育女了,还会分摊子女教育费,这样的夫妻生活,想一想就会觉得累人,早已经没有读书时的那种新鲜感了。让我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同是AA制,到了夫妻这儿,我怎么就产生了一种变味儿的感觉?

真搞不清楚,到底是夫妻AA制令AA制变了味儿,抑或AA制令夫妻关系变了味儿。对夫妻AA制的感觉,和朋友之间的AA制的感觉,竟然会这么不同,不仅觉得毫无创新之感,反而感觉是种倒退。

在我看来,所谓的AA制夫妻,不就是旧时的“搭伙”和时下的“性伙伴”关系吗?一想到这儿,我就像吃了一只苍蝇似的不舒服。我把这种感觉告诉老公,可他听了只是笑了笑,没作任何评判,依然我行我素地实行着他的鬼AA制。

我开始反感这所谓的夫妻AA制了,试想:夫妻之间的结合是以爱为基础的,夫妻之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美好感情,充满无私奉献和全身心的给予,金钱物质还分什么彼此?刚刚携手起步就考虑将来分手时财产如何分配,岂不亵渎了这美好的夫妻真情?

即使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父子、母女、兄弟姐妹下饭馆都AA制付账,但却很少听说夫妻之间也AA制的。倘若家庭生活的大小开支,都严格地遵循AA制,到了关键时刻,比如一方生病或失业,没有了经济保障,那又该怎么办?

在婚姻的开始,这不伦不类的AA制,似乎已经为我们日后的“散伙”埋下了伏笔。当然,AA制还不是夫妻之间最致命的东西。要命的是,随着烦琐的婚姻生活渐次展开,我发现我们之间越来越缺少了当初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