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寂寞难耐的我 偷情被老公发现后

2017-05-13 17:10 weila

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竟然也是一件相当累的事。我们都在一点一点地消耗着自己的精力,或许因为都是生活中的成功者,我们始终保持着自身的所谓高贵与优雅,因为各自忙着工作上的事,见个面似乎也成了不容易的事,所以每天晚上见面都弄得像约会似的,回了家我也不敢卸妆,甚至夜里起夜都怕被他听见。

在社会上抛头露面,我听惯了别人把我称作“女强人”,这种称呼曾一度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可时间一长却让我听了乏味甚至感觉特别无聊,我觉得婚姻生活的成功和事业成功同等重要。但现在的问题是,随着事业上的“成功”,我却发现我的婚姻竟然在一点点地走向“失败”。

这种失败难道和事业有必然的联系?难道做一个现代派的优秀妻子,必须得是这样一个作茧自缚的过程:首先必须保持美丽,肌肤要鲜活,体形要苗条;必须料理好家务,善于理财;要保持几项和丈夫相同的爱好;要及时充电,免得和丈夫聊天没有谈资;要注意生活中的小节,否则会日久生厌,等等。凡此种种,实在让人力不从心,真的感觉很累。

婚姻,也许就在这种无谓的、与婚姻有关或无关的消耗中,慢慢地走向了它的不完满或让人失望的境地。而这一切,都是谁的错呢?我,还是他?似乎是,似乎都不是。

虽然事业重要,但毕竟我们都要生活,在生活中我是个喜欢浪漫情调的女人,看到别人的老公那么浪漫、温情、细心——虽然他们大多在事业上没有我们成功,在物质上也没有我们宽裕——就会拿自己的老公和他们相比,一比较才发觉自己的老公原来竟是那么没情调。

结婚第一年我的生日,我看老公太忙,怕他到时把这件对我来说相当重要的事忘掉了,因此提前半个月就给他敲了几次警钟,叮嘱他到时可别忘了给我买件礼物哦,否则我会伤心的。可每次提醒他,他都会一边忙着手头的工作,一边面无表情地对我说:“好好好,你说吧,你要什么,我给你买就是了——这还不简单!”

听他这样敷衍,我自然不高兴,于是冲他撒娇:“这算什么呀,让我自己要,我要的东西跟你送的东西能一样吗?真是没情调!”见我生气了,他才停下手头的工作,似乎是开玩笑地说:“好吧,那就送给你一个吻当生日礼物吧!”

这句话倒是挺浪漫的,没想到紧接着后面又冒出一句:“不过,我有点健忘,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提醒我亲你啊!对了,亲左脸还是右脸呀?”

我常常把他的话理解为“幽默”,但这种幽默一多,我就觉得其实挺没意思的。果然,到我生日那天,他真的忘记了给我买礼物的事。礼物没有想起来买,或是懒得去买,那就用曾经许诺过的那个吻来补偿一下吧。

对不起,非常对不起,他老人家竟然连这个吻也忘记了给。刚点起了生日蜡烛,还没等鼓起腮帮子吹灭呢,他就被领导的一个电话叫走了。在他的心目中,领导的一个电话,比自己老婆的生日要重要得多,因为那关系着他的前途,甚至关系着他的身家性命,他哪里敢敷衍!

我们婚后感情的另一个危机,则是由要不要孩子引发的。我们都属于那种事业型的人,两人结婚前就曾有约在先,“不生孩子”,把“丁克”进行到底。但现在我突然有了想要个孩子的念头,我感觉像我们这样的“空壳婚姻”其实是很危险的。

没有孩子的家庭,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抽走了骨头和肌肉,只剩下了皮囊被高高地悬挂在虚无的“爱情”旗杆上飘扬。而仅仅依靠“爱情”,我们究竟能支撑多久?何况这所谓的“爱情”,如今也变得虚幻迷离起来。

我把想要个孩子的想法告诉了老公,他一听坚决反对,他搬出一大堆理论,要让我明白“丁克”家庭的种种好处。他的口才可真好,很快就把我说得哑口无言了。他的话或许是对的,但我却无法接受。身为女人,却没有权利做母亲,我感觉很悲哀。

希腊神话说,早先的人男女同体,创世主把人类分成两性。自那以后,人被分开的每一半都在试图与另一半会合。现实中的一双男女好像一个图形的两部分,只有正确地拼在一起才完美无瑕,人们来世上走一次就是为了寻找和他相配的图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