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寂寞难耐的我 偷情被老公发现后

2017-05-13 17:10 weila

爱本应是一种人们对生活丰沛灵动的感受,但在恋爱之始,男女之间的相互消耗就已悄悄地开始了,我们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将有限的优点展现在对方面前,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自己的缺点,生怕一不留神它便顶破活塞冒出来。爱不再是甜蜜的回忆,而是满头雾水,一堆麻烦,是精力和体力皆被消耗后的一声叹息。

婚姻是一种有缺陷的生活,完美无缺的婚姻只存在于恋爱时的遐想里。婚姻其实是相当脆弱的,失去新鲜感的生活很容易让夫妻彼此生厌。这种烦躁使夫妻双方都急于摆脱目前日复一日的生活方式,这种挣脱的欲望首先就会体现在对婚姻生活的不满上。

至此,我们的婚姻就只剩下了每周一次或两次的“夫妻生活”,稍有风吹草动就脆弱得难以承受。

重新检点一下曾经拥有的幸福,我蓦然发现,虽然幸福的感觉仍在,但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岁月一点一点地销蚀了,剩下的已经非常有限。那失去的幸福究竟散落在何处,还有没有可能被重新找回?我不敢保证。

如果这失落的幸福真的无法找回,那就让我们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吧——虽然它已经少得可怜!

两地分居的日子

好莱坞著名影星玛丽莲·梦露曾主演过一部影片《七年之痒》,影片讲述在婚后第7年,婚姻面临的危机到达最高峰。出现“七年之痒”的关键在于人有厌倦心理,在同一个环境中待得久了,难免会觉得很烦、很没劲,从而生出一些别的想法。

婚后第三年,我就真切地感受到了这种“痒”的感觉。这样看来,我们的婚姻已经出现了危机,“七年之痒”提前到来,变成了“三年之痒”。我看得出,此时的老公一定也陷入到了这提前到来的“三年之痒”中了。

这时的他,描述起来是这样一副状态: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给了工作。出门想的是工作,回家想的还是工作,到家往沙发上一躺,连话都懒得说。由于相处时间太少,缺乏有效的沟通,他和我常常处于“无话可说”的状态。

想想恋爱的时候成天有说不完的话,结婚倒忽然没有可聊的话题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现在感觉结婚真是挺没意思的,结婚以后虽然住在一起,但是说不上几句话,进进出出就像陌生人似的,都没感觉了,或许这就是婚姻的“审美疲劳”吧。

我知道这很危险,总想办法去挽回失去的一切,但总也处理不好。就在这时,因为工作的关系,老公和我分居两地,我有病乱投医似的,竟然认为解决婚姻危机的机会来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相当幼稚的,两地分居的“良方”不仅没能医治好我们婚姻中出现的顽疾,相反还成了导致我们走向离婚的最大杀手。

当初大学毕业时,好多同学都留在了上海,像我和张瑞祥这样回到原籍“发展”的很少。回原籍是我们双方父母的意愿,毕竟他们都在政府部门担任着比较重要的职务,给各自的子女安排一个不错的工作对他们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

事实证明,当初我们这一步算是走对了,当留在上海的那帮同学整天为找个合适的工作而四处奔波时,我们已经非常舒服地待到了政府机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做起了让很多人羡慕的“公务员”。

最近,张瑞祥的单位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上级派他到这个办事处做处长。这是个不错的差事,如果不出意外,在那儿待上两年回到杭州后,上级一定会委以重任。张瑞祥当然不愿失去这种机会,于是他很快就到上海报到去了。

上海虽然离杭州不远,但因新成立的办事处正处在筹备阶段,他的工作显得比从前更忙,所以很少有机会回一趟杭州。即使偶尔回来一次也是来去匆匆,在家里待不上半天又要赶回上海。

我和他两地分居的生活由此拉开了序幕。分居的日子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想像中的苦痛,相反在最初分居的日子里,我们都产生了那种到郊外踏青的新鲜感觉。我甚至由此认定,婚姻生活中的某个阶段分居一段时间,说不定还可以避免一场婚姻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