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寂寞难耐的我 偷情被老公发现后

2017-05-13 17:10 weila

激情平息下来后,我们又在公园里逛了会儿,见天色已晚,廖晓凡提出送我回家。他开着车,我坐在副驾上,他伸出一只手和我的手轻轻地握在一起。如果前边车辆不多,他会转过脸冲我一笑,我也满面柔情地冲他笑着。

回家的路竟这么短,很快就到了。他把车停在楼下,说明天还有事,他就不上楼了。我撒娇说,就上去坐一会儿嘛,好不好呀?他迟疑了一下,就随我上了楼。门一打开,我们就谁也控制不住自己,关了门就抱在一起,疯狂地吻了起来。

他边吻边把手伸进我的裙子里,摸到了我最敏感的部位,我不由得瘫在他的怀里欢快地呻唤起来。等我清醒了一点,用手指了指卧室的门,示意他抱我进卧室。他于是就抱着我慢慢往卧室里走,边走边急不可耐地脱我的衣服。走到卧室门口,我身上的衣服几乎已被他脱光了。

卧室的门没有关严,我在他的怀里伸出一只手轻轻一推,就“吱”的一声敞开了。我勾着他的脖子,娇羞地凝视着他的眼睛,幻想着即将在床上展开的一场你死我活的激情。

可他刚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我不解地用眼睛问他怎么停下来了,却看见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满是惊愕的表情。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赫然就见我的床上正躺着个人。

那人正是张瑞祥——我的老公!

  离婚后,我才知道老公早就有了情人

一生只爱一个人,听上去很美,但其实狭隘得很。仿佛是在讲感情的专一,实际上更有专制的味道。当然,如果没有这种人存在,世界会很恐怖;但如果只有这种人存在,世界会更恐怖。

现代人的婚姻,越来越像股票,行情瞬息万变。看着一路走高,忽然又跌停了板,几个回合下来,投资人的信心消磨殆尽,婚姻渐渐成了垃圾股。既然恋爱中有邂逅,当然也可能有分手。

我算是那种比较倒霉的女人,第一次偷情就让老公抓了个正着。我无话可说,很快就和张瑞祥办理了离婚手续。我们在结婚的第7年离婚了,这正是“七年之痒”爆发的危险期,可此时我们却提前走出了这个危险期。任它再痒,也不怕了。

我们没有孩子,结婚后又实行了所谓的夫妻AA制,财产上也没什么纠纷,所以离婚的过程就异常简单。现在看来,当初不要孩子、实行AA制,实在是个英明之举。不过这样一来,曾经的夫妻,一下子就被一纸离婚证书解脱得干干净净,仿佛什么关系也不曾有过似的。

离婚后不久,张瑞祥就和某政府要员的千金结了婚。那位要员的千金,也是离过婚的。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张瑞祥早在我们结婚不久,就和这个女人好上了,而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这让我不禁怀疑,那场“捉奸戏”是不是张瑞祥设下的圈套,就等着我往里钻?否则怎么会那么冤家路窄,平时很少回家,即使偶然回一次也要提前打电话告知的他,那次偏偏就没有打电话……

现在有不少人会认为,男人都是喜欢偷腥的馋猫,而女人则总是受害者,其实见异思迁是人类的普遍心理,是社会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这就是说,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拈花惹草的本性。

特别是随着女性社会经济地位和教育程度的提高,其追求独立和自我实现的欲望也不断加强,因而在婚外感情方面,绝对是巾帼不让须眉。

这就是现代婚姻特有的双道出轨现象,现在的离婚已不再只是以“谁让谁憔悴,谁让谁流泪”的局面收场。近年来,夫妻互相背叛、双道出轨的现象似乎越来越普遍。

虽说夫妻双道出轨有时是先遭背叛一方向伴侣“报复”所致,不过很多时候还是因为夫妻把大部分时间投入各自的社交圈,忽略彼此之间的沟通,所以当感情转淡时,很自然会分头在外寻找慰藉,最终导致离婚。

我和张瑞祥的婚姻,似乎就是这样。

  离婚生活ABC

昨天夜里,我老是做噩梦,一会儿梦见被人追杀,一会儿又梦见被一群毒蛇包围着,我无处躲藏,而在危难之际,救我出蛇群的还是张瑞祥!醒来后,想想觉得好笑。后半夜,我再也睡不着,到了清晨感觉头昏沉沉的,像是随时都可能炸开,但还是强打着精神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