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被曾经一夜情的同事纠缠不放

2019-03-16 17:14 weila

看着郭焯冲我歇斯底里吼叫的狰狞模样,我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心顿时土崩瓦解。天哪,他已经糊涂到分不清他和我老公之间的差别了,在他的逻辑里,我必须拿出对待老公的态度来对待他!

郭焯说,他爱魏如璟,不在乎她的已婚身份,只求不计回报地照顾她。事实证明,他的确做到了。

今时今日,魏如璟已经结婚生子,郭焯却仍然停留在那些年年的承诺里,继续做着两个人的爱情梦。当付出变成了索求无度,温存转眼成了梦魇。

面对面倾诉的三个小时里,魏如璟如惊弓之鸟,脸上的泪痕没有干过,手机里,郭焯的恐吓短信一条接一条,没有停过。

办公室里的追求者

平日,大多数时间里,郭焯称得上是个安分守己的情人,不干涉我的家庭生活,不出现在我家人的视野里,低调克制,扮演着一个只懂付出,不求回报的情人角色。

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都不肯接受情人这个称谓,一开始,我就没料到,我和郭焯会发展到肌肤相亲的地步。更没想到的是,时至今日,郭焯竟翻脸不认人,要挟、跟踪、恐吓,无所不用其极,他已经成为我生活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那时候,我刚刚加入这家贸易公司,公司上下都知道,我有一个大学时就开始交往的男友,我们感情深厚,早已定下了婚期。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和我同龄的小伙子却毫不知趣地暗中对我展开了追求。这个人就是郭焯,公司一个重要客户的亲戚,因为这层关系,除了老总,公司里没人敢说他半句。

郭焯的追求遭到我的断然拒绝,可他愈挫愈勇,一如既往地帮助我、提携我。我出门办事,他马上下楼叫车陪我一起去;我不想吃饭时,他悄悄地买来我爱吃的零食;加班的夜里,他守在我桌旁,多晚都不肯离去;刮风下雨天,他拿着雨具等候在门口。

我让他早点死心,这样下去没结果,他却比我更有理:我这样做的理由是因为我爱你,我也没有别的要求,只是想关心你。

这样的要求实在难以拒绝,我天生性格软弱,对身边人再狠心,也狠不到哪儿去,只能由着他去。

不知不觉,我的抵触情绪渐渐被享受所代替,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他的关怀和温柔竟让我有了意乱情迷的感觉。

半年后的一个周末,郭焯病倒了。鬼使神差,我买了水果敲开了他的宿舍门,看到我的那一刻,郭焯的眼神被点亮了,当他一把将我拥进怀里时,我头脑发热,没有了拒绝的力气。那天夜里,我们都没能控制住自己,发生了肌肤之亲。

清醒过后,我们恢复了从前的正常关系。每天清晨下楼,他一定会提着热腾腾的早点在车站站牌附近等我,下班后,他开车送我,提前半站路放我下来步行回家。吃午饭时,他端着餐盘坐在我对面,心满意足地看我吃饭,我们每天如此,一切平静如常。

梦魇的开始

4月,房子装修完毕,我和老公领取了结婚证书,买了巧克力和糖果与同事们分享喜悦。郭焯拿到我的喜糖时,表情平静地笑了笑。

然而,不久之后,怪事随之而来。

我老公的手机上开始出现接连不断的骚扰电话,接通后没人说话,挂断后又响个不停,而且集中在晚上7时到12时之间。天天如此,一天数十个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任何电话都打不进来,而我老公的工作性质又决定了他回家也不能关机。

我拿着话费单去查骚扰电话的出处,回复说,那些全是无人值守的公用电话,汉口、汉阳、武昌的都有。

我心虚地猜想,该不会是我结婚的事刺激了郭焯,他故意骚扰我,让我不得安宁?这个可怕的猜想,把我自己给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