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老婆疯狂偷情说为治内分泌失调

2019-01-27 17:18 weila

                                    口述/柳生   整理/夏莫     第一次跟踪周雪若是一件特别刺激的事情,从机场出来之后,直奔到她公司楼下,躲在一旁,欣赏她与别人之间的谈笑风生的样子,嘴角向上微微上扬,每次看到她,心情总会莫名地很明媚。     我们结婚一年多,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出差,距离让我们这份感情有了空间,有了思恋,有了惊心动魄的美感。我喜欢给她浪漫的生活,与其这样说,不如说这些跟她交往的日子,我总觉得亏欠了她太多。     这天,我悄悄尾随在她身后,心血来潮地想要看看她,没有我在身边的日子,她是如何生活的。下班后,她像平时一样,和亲密的同事一起下班,在拐角的地方,拦上出租车,上了车。我跟在她身后,以为她是要回家,手里紧握着要送给她的鲜花。我想,等她转过身来,看到我的时候,我就将这束花送给她。     想象,永远是美好的。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转过身来看我一眼,她的车越开越快,我似乎能想象她在车上催促司机的模样。这条不是回家的路,她是要去哪里呢?车子拐了几个弯之后,在一家酒店的门口停了车。我心想,莫非她知道我今天要回来,来这里开个房,给我个惊喜不成?     我正要下车,忽然见一个男人迎面就牵住了他的手,等我付了款,下了车,冲进大厅,他们已经进了电梯。我看着电梯上了十五楼停了下来,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有些什么东西破碎了。     在这一刻,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无限种画面。冲过去揪出那个男人,让他们颜面扫地。或者假装自己是服务员,去搅局带走她,然后回家后再逼问她……可当我三次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都折回来了。在这个过程,我抽掉了第四根烟。     我选择了一种最笨的方式,给雪若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隔了一段时间,她才接起,气息喘喘地问我什么事。我说,我想你了。说完这句,我的声音就哽咽了起来,原来我是那么害怕失去她。她说,她选择在家锻炼身体,等我回来。匆忙挂了我电话之后,我的情绪又平静了很多。     在楼下抽第十根烟的时候,他们才从楼上下来。沉默地站在一角,我仔细地看了几眼那个男人,他很面熟,再仔细想想,竟然是雪若以前公司的同事。他们是从什么时候认识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的心突然就变成了一滩死水。那么多的绝望和痛苦堵在心口,让我感到窒息的难受。 回到家之后,我倒在沙发上,头脑里一幕一幕地都是她和他的画面。傍晚,雪若才回来,她突然看到我,有些惊讶,问我怎么就回来了。我不做声,我怕我一张口,就会彻底地伤害到她。她以为我有些不舒服,走过来抱住我,撒娇似的问我,是不是不开心啊,想我想坏了吧?     我最深爱的人,此刻竟然是那般的陌生。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也许有些绝望是永远也没有办法假装不在乎的。我询问她为什么那天下班后去了那家酒店,和那个男同事在酒店做什么。她见事情包不住,最后认了,可她却找了一个可能连她自己也不太相信的借口,她说只是为了治内分泌失调,他们认识两年了,交往半年了,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她说她感觉皮肤也干燥了,又睡不好,还上火等等。她哭得像个泪人,然而,在面对这样一个借口,我选择了平静的接受。     并不是因为她这天哭得有多伤心,而是这天,我突然明白,有些愧疚是永远也不可能弥补的,如果爱她,就要及时表达爱。在她需要你的时候,你能在她身边,在她感到痛苦难受的时候,你能排忧解难,在她感到寂寞的时候,你能给她带来温暖和惊喜。爱,是流动的,只有在它绽放的时段里及时拥入怀,才会有它本身存在的意义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