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初恋借酒装疯成我爸未婚妻

2018-04-24 17:19 weila

倾诉/云不语    整理/夏莫

人生是一个很奇妙的旅途,拐过一个弯,我们会认识新的人,遇到新的风景。身边很多人,他们渐渐靠近我们,又如一副水墨画,在岁月里,不动声色地淡去。

落拉一直不知道,小芹是我的初恋女友。在某天,落拉约我在茶餐厅见面,然后向我介绍,她的好朋友小芹。我仔仔细细地揣测她的出现,有何用意。她对于我们过去的事,绝口不提,像一个谋生人一样,重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岁月洗去了太多东西,眼前的她,不再青涩,不再像个小女孩子一样害怕交流,我确定,眼前的小芹已不是当年那个文静得像一缕清风的她。

之后,我和小芹单独见了一次面,她只是笑着说,对于过去不想再提。我记得那年,我才十七岁,早熟让我过早地发现了她的美。暗恋了她整整两年,最终却因为高考,我们分散,从此没有了消息。那两年的惊心动魄,记忆犹新,而我也懂得,那只是我成长的标记。并不代表我要回到过去。

小芹说,她只是偶然和落拉成了同事,偶然成了好朋友。她说,当初她并没有喜欢过我,所以不用担心,几年之后再来破坏我的家庭。也许,事情只要敞开了心扉沟通,很多问题也会迎刃而解。后来,我不再介意她成为落拉生活情感里的一部分,也不介意她常来我家吃饭。

对于快乐来说,很多事情我觉得不那么重要。对于尊重来说,很多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了。

上帝是个很爱开玩笑的小伙子,那天,爸生日,我因为公司有紧急任务加班,只好让落拉先回去陪她。后来,下雨,车坏在了路上,拦不到车,我只好打电话给落拉,她说她来接我。我没有想到,那天落拉会叫小芹一起陪我爸爸过生日。

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小芹和爸爸两个人搂在一起,见我们回来,我爸立即推开了她。她一会大笑,一会又跳舞。我看着桌上的一瓶酒问落拉,你们喝酒了?

她笑了笑说道,难得开心,就喝了点。落拉有些尴尬地说,先扶小芹去房间里休息。傍晚,我听到小芹细微的哭声,她对落拉说,这些年,她好累。断断续续,又喝了些酒,说了她很多的往事,几段破碎不堪的往事。父亲和我,坐在客厅,听着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那天晚上,小芹睡在了我家。可是到第二天的时候,落拉出来找小芹,问小芹去哪里了。睡在客厅沙发上的我,一脸茫然,是自己睡得太沉了吗?连她出去我都没有发觉?

我和小芹匆匆忙忙洗了脸,去上班了。几天后,小芹再次来我家,就大方了很多。父亲也对她热情了很多。在我和落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爸爸突然拉着小芹的手向我们宣布,他会娶他。那一刻,我突然感到有些窒息,天旋地转。后来,落拉去劝小芹,是不是想清楚了。小芹说,她想得很清楚,并且坦白,他们早就已经同床过。原来,那天小芹根本没走,她只是去了我爸爸的房间。

无论我怎么劝说我爸,他固执地相信小芹是爱他的。作为子女的只是希望父亲能幸福,如今他一心要和小芹结婚,我已无法阻挡。只希望,他们能真的幸福。有些爱,虽然无法理解,但却只能祝福。因为,相爱或者不相爱,只有当事人知道,而他们的人生,是他们选择的,无人可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