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老公嫌我不会叫床找媚女陪喊

2018-01-03 17:19 weila

口述/泪之痕     整理/夏莫

南安是个职业画手,他喜欢美的东西,对美的追求很疯狂很执着,甚至到痴迷。

他坐在床边,吧嗒吧嗒地抽着烟,扭过头来,说,如果你的声音能纤细点,就更完美了。我的脸,像一阵大火滚过。低下头去,不再说话。有些缺陷,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小时候因为时常患上咽喉炎,声音变得沙哑。说起话来,像莎莎的雨声。自卑,因缺陷而起。

似乎是空气中有些悲伤的情怀,让南安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说错了话。他掐灭了烟,转过身来,将我拥入怀里。靠在他的胸前,淡淡的烟味,让我瞬间安心和踏实了很多。南安极少对我提有要求,对于不好的一些习性,他会选择妥协或者隐忍。

这天傍晚,南安似乎极有兴致,他吃过饭后,带我去公园散步,在我身旁不断地找话题。和他在一起的这些年,我渐渐明白他的习惯。当他,有什么事要和我商量,或者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时,他就会变成一个话唠。我较有兴致地,听着他东拉西扯。

可南安并没有对我说什么,在公园逛了一圈之后,他又去水果店给我买了我喜欢的水果。而后,我们才回到家。我坐在画室里,看着他一比一划地画出一幅山水画,很美。爱情最让人感到温暖的地方,并不是甜言蜜语,而是可以一直在你所爱的人面前,品味他的认真。

南安画好画后,让我先去沐浴,他说他要收拾一下画室,稍后就回房。浴室和画室,仅一步之遥,在哗啦啦地水声中,我似乎听到了他在讲电话的声音,待我把水声管掉,房间里空荡荡的。

我躺在床上看电视,南安对我笑笑,像一条泥鳅一样钻入被子。抱住我。情到深处,我忍不住发了些声音,南安突然捂住我的嘴,他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妖媚的声音。我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她是谁?那一刻,我感觉眼睛的南安是那么陌生。

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云雨后,南安依旧坐在床边,吧嗒吧嗒地抽烟。我的心,一点一点地凉,一点一点地陷入绝望。他到底还是嫌弃我。一根烟抽完后,南安转过身,向我道歉。他说,他只是像要试试另外一种感觉,那个女人只是夜店里的小妹。叫我不要胡思乱想。

骨子里的自卑,让我感到绝望。第一次在南安面前,像一个泼妇一样暴跳如雷,质问他当初为什么要选择爱我,质问他为什么无形中给我那么多的压力,质问他到底懂不懂爱我。南安愣在原地,傻傻地看着我,原来,你心里有那么的积怨。

待我哭够之后,他才走过来,试探性地牵过我的手说,以后,有什么不满,多对我发脾气。那一刻,我们似乎都懂得了,太过完美的东西,反而有缺陷。

一个人,正是因为有了缺点,才显得完美。被压抑出来的平静,往往掩盖着不安的心。向对方展示缺点,也是爱一个人的方式,因为只有暴露自身地缺点,爱才不会那么累,才会让对方有机会和方式来爱你,懂得如何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