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我求保姆试老公坚贞酿大祸

2018-09-20 17:19 weila

(图文无关)

口述/杨花花   撰写/夏莫

沈眉是在半夜离家出走的,什么也没带走。她一定非常恨我,对我失望之极,伤心绝望透顶了,才选择了不辞而别。

那些黯淡而让人无法忘怀的故事,要从去年的春天开始说起。沈眉是丈夫阿尘的父母介绍过来的,她一路爬山涉水来到城市。第一次见她的时,她扬着一张如清晨阳光灿烂的脸,简单而温暖,忍不住将她拥入怀。她身上的亲和力,像是很久未见的老朋友。

阿尘工作很忙,而我只是一个简单而轻松文员,朝九晚五的生活,没有惊喜,没有波澜的生活,让我渐渐对生活也没有了过多的期盼。一日复一日的简单生活。

沈眉的到来,打破了家里的沉寂,她陪我聊天说话,炖我喜欢喝的汤,陪我逛街帮我砍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渐渐改口叫我姐,她说我是她的再生父母。沈眉的意思,只是我给了她更精彩的生活。沈眉比我小两岁,但心理年龄似乎比我成熟很多。

我时常有种错觉,总觉得她才像一位大姐姐,一眼能看透我的心思。怀疑阿尘在外有女人,也是沈眉告诉我的,她说她为我们洗衣服的时候,在阿尘的口袋里发现了一支口红。尽管沈眉说得有板有眼,但我却仍旧不相信,在我眼里,阿尘温文尔雅,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低俗败坏的事情。

可,事实上,平日里多观察观察阿尘,越发觉得他有问题。他回家不爱和我聊天,也不带我出席朋友宴会,没有沟通,没有质疑,没有吵架,在这种悄无声息之中,我们之间已经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我的小脾气,开始越发爆发得平凡。

我想,这是一个女人最直接的方法,当她缺少温暖的时候,她便像一头饥饿的母狮,脾气暴躁。阿尘只骂我不可理喻,不愿和我多说,翻个身就睡了过去。

因为无法找到证据,我也就只能忍气吞声。某天绝望的晚上,我突然想到,何让沈眉帮我一下,让她试试阿尘是不是真的花心。沈眉虽然有些犹豫,但她还是答应了。如同排练一样,我先找借口出去,等十分钟之后我再返回。我想,十分钟应该足够了。

我以为此计划完美无缺,可等我刚到楼上的时候,只见阿尘沉默地坐在沙发上,身旁放着相机。沈眉躲在房间里哭,她见我进来,抱着我大哭起来,问她怎么了,她只顾着摇头。

当天晚上,我在沈眉房间里很久才出去,等她睡着了,我才回房间。阿尘已经睡了,我的枕头上放着相机,觉得有些疑惑,打开看才知道原来他拍了她的露骨照。我们吵了起来,后来吵累了,就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发现沈眉不见了。

在争吵中,我才得知,阿尘早就厌烦了我们的这段婚姻,对于送上门的食物,没有不吃的。因为是父母介绍过来的,所以只是拍了照片,还威胁她如果不走,就将这些照片发布到晚上。我深爱的男人,不知在何时,变成了一副这样的摸样。他不再阳光,不再温情,不再体贴,不再深情,不再爱我……像一头被围困的困兽,发散出危险的气息。

我将那些照片删掉的过程,感觉自己的心口,有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晶莹透亮的碎片,变成利器,插入我的心房。她的那间房,我一直空着,希望她能有时间回来,哪怕是带走自己的行李也好。在我的心里,我们一直情同姐妹。当初的决定,太过自私,没有顾及到她的感受。但愿在我离婚前,还能再遇到她,至少能让我亲口对她说一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