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干爹夺我初夜竟谎称性教育

2016-11-22 17:20 weila

干爹酒后夺我初夜竟谎称性教育 口述/浮生若梦    整理/夏莫

如若人生能有机会重新改写,我一定不顾父母的反对,毫不犹豫地带着徐飞,离开这个城市,去过我们的二人世界。

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我感觉天空越来越黑,眼角的泪水像潮水一般不断涌现,随时抓起桌上的杯子和烟灰缸两次狠狠地向徐飞的身上砸去,我那么那么希望他能醒过来,拉着我逃离这个地狱般的房间,可他醉得太厉害,一个翻身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不省人事地睡着。

在一年前,我将徐飞带回家见父母,饭桌上,母亲一番盘问后,冷冷地将筷子摔在了桌上,起身离去,身后响起一声冰冷的关门声,随后从房间里传出一阵嚎哭声,声声像刀割一般,让我很是难受。父亲只是扶了扶眼镜,继续嚼着米饭。

第一次的不欢而散,让我懂得,在母亲的眼里,一个男人的腰包标榜着女人的婚姻质量。可我和徐飞三年来的感情,早已植入骨血。

在送徐飞回去的路上,他变得异常的沉默,在转身挤上公交车时,他满脸笑容地说,不用担心,我会努力给你最好的未来。在这一年里,母亲每月打来电话,询问我和徐飞分手的进度。我总是简单的找些借口,搪塞过去。徐飞在这一年里,拼命工作。

可,当他有希望升职时,却不料家里的母亲病重,他只能请假回家照顾父母,一连三月过去,业绩直线下降。升职这事,如风一般从河面上挂过。不堪我家的压力,他沮丧地和我提出分手。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是老爸的老战友,在念初中时,我还和他见过几次面。源于父亲和他感情深厚,便让我从小叫他干爹。我想,如若我能借他的臂力,一定可以让父母同意我和徐飞的感情。

在饭桌上,干爹很盛情,听闻徐飞事业上的不顺利,当时就给他公司的人事打了电话,让徐飞进去做区域经理,开会的年薪,也很可观。

徐飞那天似乎很是高兴,他和干爹也聊得很投机,两人一杯又一杯,我在一旁心里打着小算盘,眼看今天这事可能有苗头了。

待干爹高兴时,我开口向干爹借十万,以后我们分期还款。干爹拿起桌上的杯子,说喝一杯,我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和他碰杯,火辣辣的咽下一杯酒。随后,他拍了拍胸脯,别说十万了,你就是要借二十万,干爹也得借呀。随即,开了一张支票给我。我将支票小心翼翼地踹在口袋里,心里乐开了花。心里盘算着,加上我和徐飞卡里的八万,足够付个首付了。

之后,我和徐飞一心陪着干爹喝酒,我因皮肤过敏,所以之后干爹便不再让我喝。只是一心和徐飞聊天,眼看徐飞要醉了,但怎么也劝不住,他一边唱着歌,一边感谢干爹的慷慨。当徐飞趴在桌上不动时,我和干爹将他扶到沙发上,在我起身时,因为头晕险些摔倒,被干爹一手扶住。

他的眼睛里,似乎突然着了火,将我紧紧地搂在怀里,吓得我将他狠狠地推开。头晕得很厉害,我摇摇晃晃地摔倒在地,他像饿狼一般扑了过来,将我紧紧的压在身下,期间我意识到危险的逼近,手摸到茶几上的杯子和烟灰缸,向徐飞砸了过去,一切都是无声的,无声的绝望和痛苦,钻心的疼痛。

第二天,徐飞问我,你怎么一个人走了,早上起来没看见你,我好担心啊。只是他一句话,我眼泪便流了下来,我曾答应过徐飞,在新婚夜我要做他最美丽的新娘,可是……。我将这事告诉了徐飞,他红了眼拉着我去找干爹对峙,反被他一阵羞辱。干爹笑着说,我昨天说了,只是告诉你怎么去爱一个男人,我费力费神的教你,你还不知趣,找我麻烦,再说,别忘了,你们手上那十万,还得我支付给你们。

那些钱,我们没有要,徐飞也放弃了那份高薪工作。我们准备通过法律途径,来惩罚干爹。在去报案之前,徐飞带着我去了医院,他噘着泪,说:对不起,没有好好地照顾你。那一刻,我感觉我找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扑进他的怀里,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