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妻和同事自驾游帐篷内偷欢

2018-08-28 17:20 weila

口述/清风    整理/夏莫

生活的姿态一成不变时,难免会让人倍感压抑。自驾游已成为一种不错的排遣压力的方式。第一次和车队自驾游是去西藏。车队人很庞大,大多是通过网络汇集在一块爱旅游的热血青年。我和老婆惠惠以及同事阿民都报名参加,三人一辆车,也很是自在。

当天,为了缓解疲劳,大伙们按照安排,在小旅馆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便背上行李向山上走出。那是我第一次背着硕大的旅行包,穿行在茂密的森林里。那些细细的阳光,被树叶剪碎晒在花草丛间,别有一番味道。老婆似乎也很喜欢这次旅游,她背着包,绑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走在我身旁。

走到三小时,阿民第一个发出了哀怨的声音,他不禁一声惨叫,我怎么会选择和你们一起参加自驾游,选择爬不上去,又下不了山,我的天我的上帝啊!

惠惠在一旁幸灾乐祸,现在可是你散发男人气概的时候了,征服一座山,就跟征服一个女人一样,没有些毅力和恒心,是不行的。阿民快步跟上来,拉住我的手,将我的手掌张开,放在他的脖子上。他一边翻白眼,一边哀求道,你就替天行道,杀了我吧。

一路的嬉笑,为这次的旅游也增加了不少乐趣。晚上,我们在一块平地上扎上帐篷。我和惠惠在同一张,阿民紧挨着我们。黄昏时分,我们看着天空的颜色一点一点的变得瑰丽,晚上抬头便可以望见密密麻麻却又似乎触手可及的星星。美得让人窒息。

因为西藏那边的夜是冷的,所以大伙在外畅聊一段时间后,便很快钻进了帐篷。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帐篷外,传来一些呻吟的声音。声声入耳,麻得我的心一阵阵的发痒。惠惠看了我一眼,诡异地对我一笑,游走在我小腹上的手,发出一些情欲的信号。我尴尬地翻了一个身,以示立场。

我清晰地听到惠惠在背后传来的一声叹息,转过身去,想要安慰她,却见她也翻了一个身,将一张冷漠的背对着我。

不知什么时,我还是因为疲惫睡了过去。迷迷糊糊,我似乎感觉到有人从我的身边离开。那像一个冗长的梦,醒来时,已是天亮,惠惠安然的睡在身边。

第二天,我们照样赶路,却不禁发笑阿民似乎没有了昨天的热情,路上他的话少了很多。到晚上,阿民似乎感慨很多,没聊多久,他就钻进了自己的帐篷。晚上,仍旧有从别人帐篷里传出的呻吟声,像一个点火线,最终还是点燃我身上的热火。

当我和惠惠即将开展火热的那事时,门口突然发出一阵声音,哎呀!在干嘛呢!我大脑一热,回到,做俯卧撑!为了不让阿民看到不雅的一面,我两手苦撑在地上,让惠惠整理好衣服。阿民在门口笑岔了气。我和惠惠有些尴尬地坐起来,阿民说睡不着觉,所以想找我们再聊会。

那夜,聊到夜深,我被疲惫感再次压了过去。当我意识到有人从我身边走开时,我猛然从梦中醒了过来。我竟然看到惠惠钻进了阿民的帐篷里。很是讽刺的是,当我撩开他的帐篷时,我看到阿民趴在惠惠的身上。我问她们干嘛,阿民竟然说,学做俯卧撑!我一拳挥在他的脸上,将这些年的兄弟情打断了。

我早该明白,太多的自由里,也有着太多的诱惑和危险的气息。只是,如若一个人无法抗拒诱惑,而背叛你,那样的爱情或许迟早都会暴露出它不勾坚贞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