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丈夫每周和前妻爱爱抵分手费

2018-07-09 17:21 weila

口述/雨荷     整理/夏莫

我们离婚吧。笑冬的手机里,传来微弱而清晰的声音。

几分钟后,她们吵闹起来,女人嘤嘤的哭声,像蚂蚁一样在我心口不停的撕咬着。那个盛夏的午夜,变得十分燥热而让人不安。

直到女人的哭声逐渐变小,这边传来笑冬的声音。我说过,我一定会娶你的,你信了吧。就在刚刚,笑冬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考虑什么时候嫁给他。我心里有些悲凉的一笑,你想娶我,先让我看到你离吧。于是,笑冬开了免提,而他却将手机放在了裤兜里。

开始了一场漫长的谈判,他们之间的字字句句,都落在了我的耳朵里,像一把华丽的刀子,划进我的心口。我爱他,可我从不敢想,我眼里这般圣洁的爱情,要建立在她人的痛苦上。可是,这爱情,早在我心里生了根,稍微一拔,便牵动了我的筋脉,让我痛得无法呼吸。

给我30万,我就跟你离婚。沙哑的嗓子仍旧带着哭腔,像锯木声一般,扎进耳朵。

他们再次争吵时,我将手机挂断了。笑冬每月的房贷,已如山一般压在他的肩膀上,他的存款少之又少,这30万,对他来说,是个天价。

爱情,真的可以用金钱买断吗?不爱了,一句话,就真的能割舍吗?不知为什么,当我听到他为我离婚,我并没有很感动,反而觉得自己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也许,是因为我心虚,以至于,后来我再也没有逼问过他和她之间的进度。

我曾见过那个女子,穿着普通,不修边幅,在农贸市场会为一斤白菜讨价还价的女人,体态略微有些臃肿。时常能见到她,在笑冬加班的时,晚上给他送汤送饭,但却从不久坐,送过去就走了。我曾揣测笑冬说他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可她从心底,或许仍旧是爱他的。

这事过去半年后,笑冬在一个下着雪的冬天,将一枚戒指藏在生日蛋糕里,当我嘎嘣一咬到时,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他拥我入怀,说他已孤身寡人都两个月了,为什么不逼婚呢?那年的冬天太冷,我舍不得离开他温暖的怀抱,久久的沉溺在其中。

结婚后,心里仿佛生了一个疙瘩,它日益变大。那30万,他真的给她了吗?后来,我随口问过一次,他只是敷衍了一句说,那不都过去了吗,别担心,一切我都处理好了。

直到某天,我发现他总在周末或者周六的时,消失一整天。有时甚至要到半夜才回家。当初为爱而不顾一切的伤害了她人,如今我不免心里产生怀疑,莫非他有了新欢。直到那天,他出门帮我买苹果,忘带手机出门,有短信提示,我忍不住好奇心,翻开了一下。来信短信的名字是“她”,短信是提醒他买安全套。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和他一定有着密切的关系,该不会是他前妻吧。

我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了“她”的号码。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当我确定是他前妻时,匆匆忙忙找借口说自己打错了,挂了电话。待他回来后,知事情暴露,急忙和我解释,说那三十万,没有能力给她,她提出以后每个周末去陪她,就当分期付款抵分手费。爱情,真的可以因为一句话,就彻底的放弃吗?三十万,不过是一个枷锁,锁住他的枷锁,她依旧还爱他吧,或许在他心里,他也觉得亏欠了她。

当我想明白这一切时,我想离开他,也许我们彼此都能更幸福,包括她。或许,笑冬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爱我吧。如若爱一个人,又怎会朝三暮四,又怎会舍得她受到半点的伤害。因为不够爱,不够坚定,所以才会不够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