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情感故事:我和漂亮女总监的纠缠情史

2016-12-11 17:22 weila

一直以来,我都难以好好叙述我和她之间的点滴,即便曾经,也确实很久很久的徘徊在电脑前,每一次下笔还是深觉无力和彷徨,从学生时代开始,对于所有的美好我便总是避而不谈,只觉写下来便是一种亵渎,直到,潮水般的爱恋汹涌着咆哮,满溢到胀痛,破裂……

说实话,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并没有所有的电视或者是电影里所描写的主角相遇的那种美好,当然,也就并不存在给彼此一个完美的印象,甚至,换一种公允的说法来讲,我的表现,那是糟透了,只一个照面就将我骨子里的劣根性在她的面前暴露的淋漓尽致,但是,又有谁说,这不是一种缘分呢?尽管,可能是一种孽缘,但,不管怎样,终究也是属于我们的缘!

我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怕麻烦,有点惫懒,追求终极简单的人,而与之相对应的,天晴下雨我都懒得撑伞,原因就是举着伞实在太累,后果,则是一摊上阴雨绵绵的天气,我就能成为一个十足的落汤鸡。

而小水滴,是绝不会因为我的惫懒就会仁慈的对我照顾有加,反而是使劲儿的哒哒哒…打在身上,柔软了我的头发,然后一缕一缕的耷拉在脑袋上,顺着发梢灌进身体里,深处舌头舔一下,雨水的味道着实有点苦楚。

迈步,以悠悠然之姿,走进公司大厦,脸上的笑容应该是有点欠揍,这话是有根据的,冰说,每次我露出这种不屑蔑视的笑容的时候,她是真的会想打我,所以大概是这种笑容有点碍眼,保安毫不迟疑的,拦住了还在顺着衣服往下滴着水的我,大声的质问我找谁,有没有预约,很尽职!

“慕董,你说一声”,我一点也不急,保安大概是新来的,不认识我,看我自然的样子,反而不信的瞟瞟我,才往前台走去,周围有些来去的员工看见这一幕,上前和保安说了几句话,大概,是介绍我吧?毕竟,对于这里的员工,我这个总来捣乱的混世魔王,她们都是记忆犹新的吧!

双手插兜,大摇大摆的按了电梯上楼,径直走向那间大大的办公室,每次来我都在想,那么大一间办公室,一个人坐在里面会是什么感觉?

但是,每次来我也都没有好好体会过,因为我小小的心里存在的这么一个幼稚的想法,在见到一个潇洒坐在办公桌前的身影后,什么想法都会全部烟消云散,我只会积蓄一切力量,蓄势待发的和这里的主人吵架,曾经,我甚至一度以为,我的人生就是为了想尽一切办法和他作对,看他七窍生烟的样子。

然后,离开的时候我又会低着头琢磨,到底坐在那么大的房子里办公是个什么滋味儿呢?

我不会抽烟,往时间轴的更早一段回溯的是,我曾经很好奇的拿过大人抽了一半的烟身,偷偷吸上一口却被呛的连连咳嗽,那满嘴的异味不仅让我丢了手上的香烟,也一同丢掉了对于大人们对香烟的喜爱,但是,不会抽烟的我,其实是喜欢在这个人面前,哦,对了,于我他还有个称呼叫‘爸’,点上一根烟的,我拿着手里燃了小半截的烟,转开门把一脚上去,房间里的人顿时被我的踹门声惊动,抬头看我。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黏在身上的衣服,冰凉凉的刺激着我打了个寒噤,“慕董,钱没了”,我直直的望着那个大办公桌后的男人,国字脸,粗眉浓目,肩背挺直,怎么看也是相貌堂堂,谁知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呢?

他的对面坐了一个女人,背对着我翻看着文件,看不清面目,我只分神了一秒,就又咄咄逼人的看着那个男人。 我一度认为自己有些问题,因为,我喜欢看他脸色铁青,握着拳青筋暴露,气急了的样子,“不是才打的钱给你?”他的声音粗犷,“败家子,小小年纪好的不学坏的都会,你跟那些社会上的败类有什么两样?”

“哟,慕董你不知道?败类也是讲义气地,人家是真小人,不像有些人伪君子!”我怪声怪气的说话,双腿交叠,随意的架在会客桌上,深深的吸一口手里的烟,将那难忍的味道,生生憋回喉间,鞋子上的泥水滴答滴答的就往桌面滴落。

“你…”,那个男人指着我,气的脸色青中带白,“马上就要毕业了,还这么不懂事,你是想这样混一辈子?你……”说道最后,语气里尚带了几分痛心,但是,我不会相信的,早在他离婚再娶的那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