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老公为过瘾逼小三疯狂补处女膜

2019-04-17 17:23 weila

口述/兰花香     整理/夏莫

为爱而生的女人,遇上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如饮毒酒。我和徐良的认识,是带有目的性的。在此之前,我曾多次在学生街遇到他,冷飕飕的秋天,他坐在一个编织袋上,张望着路边的人,看着他们停下来挑一挑自己的鞋帽,走了,偶尔也会有交易一笔。

不知从何时起,他脸上的那种笑,如一种绵绵不断的蜜,像溪水一般,涌进我的心口。当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他在寻女友时,我申请了小号,得到了他的一些资料,以及地址。于是,我将这些交给了我爸妈,让他们安排我见他。爸妈找了个媒婆,去他们家提亲。他家家境不好,有年迈的母亲,住在偏远的乡下。他为了赚钱,来这个城市发展。由于找工作不易,他想起了摆地摊,自主创业。

我和徐良见面后,才知我比他大三岁,但,我们彼此感觉都很好,于是在第二次见面,父亲就向我提出见他的意思。没有想到,这一次,父亲直接当着我面跟他提出,让徐良婚后住在我们家,也就是做上门女婿,婚前必须坐财产公证。我原本觉得,这一定会打击到徐良,伤害到我和他之间的感情,但是,没有想到,他憨憨一笑,说,没问题,哪里有小兰,哪里就是我徐良的家。

这话听得我很感动,对于一个三十岁曾有过一段婚姻的女人来说,我不应该再奢望爱情,可是我像一只飞蛾一般,扑进了他如火的世界。

我看着自己,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心花怒放,看着自己一步步沉迷于他。但是,没有想到,两年后我竟然发现他出轨了。是那个叫佩佩的女生找上门来,她年轻漂亮,骄傲的样子彻底击溃了我。

于是我开始变疑神疑鬼地,三天两头查他电话,每次他出门我都会控制不住自己问他去见谁,晚上回来晚了逼问他去做什么了。他说,我逼他,他想跟我离婚。我不依,将这事告诉了我爸,我爸出面,直接找他谈,说如果要跟我离婚,只能净身出户,并且,他父母以后的医疗费,在离婚当天就中断。

在父亲的威逼下,他选择了忍让,以白纸黑字的检讨书保证,一定会和她断绝联系。从那之后,他会尽量听从我的意见,对我百依百顺。可是,这样的爱情,却突然让我觉得好累。它仿佛没了呼吸,沉重地趴在我肩膀上,让我感到窒息而恐惧。

可是,却没过一个月,我发现她们之间还有来往,那个女人再次找上我,她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的肚子,说,这么久了你怎么不生个孩子,再不生,我可就要替你履行责任了。这一次,我像一个发了疯的女人和她对骂起来。这场争吵,让我得知,徐良嫌弃我曾离婚过,嫌弃我给他的不是第一次,为了补缺心理的缺憾,出了轨,而且还反复求她去医院补处女膜,她警告我如果再不离婚,她就准备生孩子了。

我回到家,问徐良,他不承认他嫌弃我,并且保证一定跟我一辈子。他换手机号那天,我知道他是下了决心,这次是真的要和佩佩断绝关系了。我最后一次见到佩佩时,她泪求,求我给她退路,还说没有想到,徐良竟然为了和她分手了,哄她去医院补了最后一次处女膜,说最后一次,保证和她结婚。可是,为他做了那么多,等来的却是分手。

我没有答应她,没有勇气放弃自己的婚姻,可是,这份爱,却在不知不觉中,变质了。想起这些,总会酸得反胃。我以为,不折手段将他留在身边,就是得到了一切,然而,这却是失去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