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穷老公劝我一夜情借种脱贫

2016-08-18 17:23 weila

口述/一滴泪     整理/夏莫

我伤怀地坐在阳台上,将一杯白酒,轱辘轱辘地灌进胃里,喉咙里苦涩而辛辣地感觉,让我忍不住闭紧眼睛,咬紧牙,挤出一把辛酸的眼泪。再过三十分钟,安良可能就要来接我去一个地方,一个陌生男人的身边,那里有他的“三十年大计”。

安良和我结婚前,本分老实,对我体贴入微,但却总是极其胆小自卑。他无数次问我,会不会离开他?直到我嫁给他,他才停止了反复向我提问。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渐渐变得性情暴躁不安。时常站在市中心,看着车水龙马的街道发愣,却是在相隔很长时间后,才问我,为什么别人那么有钱,而我却一无所有。我和安良结婚后,自主创业,以摆摊为生,慌乱的生活,让他渐渐沮丧起来。

半个多小时后,安良回来了,他见我坐在椅子上不动,走过来,发现我喝了酒,将我扶进房间。转过身,便开始慌乱地从衣柜里翻找衣服。他从衣柜里,拿了一件长裙给我,你换件好看点的衣服,快点。见我没动,他竟然动手开始解我身上的扣子。我将他的手,狠狠地打掉。

他似乎感觉到了我心里的怨恨,低眉顺眼地说,你不想换也没关系,来,我背你。说着,将我拉上他的背。那仿佛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那一夜,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麻木得像一根失去了生命的木头,被人狠狠的劈开。那个男人,带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冲着我腼腆地笑了一下。安良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我感觉世界在一点一点的坠入到深不可测的深渊里。他像一头熊,笨重地趴在我身上,撕扯着我的灵魂。

事后,我又被安良背回家。泪水,沿着我的眼角,止不住地滑落下来。之前,安良总是跟我说,他不甘于摆地摊的生活,一定要在这个生活扎根,做个有钱人。不料,有一天他开始劝我,为他生个宝宝,生个聪明的宝宝。这样,三十年后,就可以享福了,快则只要二十多年。我反对他的提议,所谓生个聪明的孩子,就是让我去跟别的男人生个孩子。

安良劝说我生孩子,已成了我们生活的重心。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的“三十年大计”。他见我固执不同意,在家对我冷言冷语,我渐渐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感到力不从心。可是,我和他那么困难的生活都走过来了,为什么这个坎就迈不过去了,我不甘心,不愿就这样放弃我和他的婚姻。

终于,我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他喜上眉梢,不知通过谁通过什么方式,认识了这位所谓的博士声,听说事业成就还不小。

自从那事后,安良开始每天问我,有没有感觉到恶心,有没有觉得犯困,身体以往有些什么不同?确实,身体是有不同,我渐渐感到自己的隐私部位,有些不舒服,忍无可忍时,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我是染上了性病。一月过去了,孩子没有怀上,治病倒是花了大把大把的钱。安良懊恼不已,而我对他的感情,冷到了冰点,寒了心,我想,也许这是我和他婚姻的尽头。一个不安于生活,不脚踏实地的奋斗的男人,最终也无法给予女人一个安稳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