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老公要我和小三猜拳定陪睡

2016-10-05 17:23 weila

口述/玲玲    整理/夏莫

昏暗的灯光下,我看不清王图的脸,他穿着白衬衣,穿梭在鬼魅般的人群中。直到凌晨两点,人群渐渐散去,他才拖着疲惫地身体走过来,双手搭在前台上,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美女,能来杯新不了情吗?我一边数着钱,一边白了他一眼,去去去,一边去,别打扰老娘数钱梦。

对,在二十七岁这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每天都能靠自己的双手赚到一笔可观的钱,然后在浓郁的夜幕下,安静的数着钱,存钱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孕育一个生命,孕育未来很多个可以实现的梦想。王图转身,又扎进舞池。

舞池里,只有寥寥几个女人,扭着腰,夸张得像条蛇,缠上了他。见怪不怪,灯红酒绿的生活,我深知当年那个承诺爱我一生一世,爱我唯一的男人,早已变了心。可是,从贫穷走到现在,我们一步步那么不容易,生活部就是彼此相依相偎,却有各自的生活吗?

不是没有痛苦过,只是相比于动荡,相比于再重头来过,我觉得时间给予我的,只会是千疮百孔,只会是伤到五脏六腑。如果那么痛,那么不堪,为什么我不选择忘记,享受现在的生活。可是,在我还没有数完时,一个女人摇摇晃晃地晃到前台来,她伸出一只打了五颜六色指甲油的手指着我:你为什么就是要缠着王图,你知不知道王图是我的。

很显然,这个女人喝醉了。这次,我狠狠地看了一眼王图,他躲闪着眼神,立即走上前来,将她拉开。该死的,被她打断,突然忘记数到哪个数上了。于是,我耐着性子又重头开始数。

那个女人不依不饶,她再次扑上来,冲着我打了一个嗝,满嘴的酒气,扑面而来,顿时我的胃里一阵痉挛,险些差点干呕起来。其他几个女人,一边拉着她,一边小心翼翼地打探我。我不是不认识这几个女人,隔三差五就会来我们这里消费。她们之间,似乎和王图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常常见到我,就会有意无意地避开着,对我说话也是阴阳怪气,总有三分嘲笑和不甘不愿。

我不再去想,继续数自己手中的钱,谁知,发现自己又忘记数到哪里了,于是又重头再来。我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再次挣扎着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她狠狠地将一沓钞票甩在我脸上,你这么爱钱,我给你呀,你把你老公卖给我吧,多少钱,开个价!我忍无可忍走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

酒吧里还有一些客人,他们停下动作,愣愣地看着我们这边。喝醉酒的女人,突然哇哇两声大哭,吓得我六神无主,她捂着脸,拉着王图的手,她竟敢打我,你要帮我出气,你要帮我出气……王图走过来,拉了我一下,说,还有客人在,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这句话,就像是个警告,我深爱多年的男人,竟然用这四个字划清我和他之间的距离。正当我要发作时,那女人又磨蹭着王图的手臂,王图不是你的,你要是想要他陪你,你就跟我们猜拳吧,赢了今天晚上就还你。周围的几个女人,立即起哄说,你既然这么有本事,那就跟我们比比呀。

我看了一下四周的客人,强忍着不发火,狠狠地看着王图说,你最好给我好好处理,我不想闹事。王图竟然笑了一下,反正你也玩得起,要不就陪她们玩玩,你不是早就知道她们的存在了吗?我不记得自己是带着怎样的不甘于屈辱,输给了她们。王图起身揽着她们的腰走出酒吧时,我的心一点一点的碎了。后来,王图向我提出离婚,将酒吧送给了我,以示补偿。

可是,当这间酒吧里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我的心竟然空荡荡的,过往的那些酸楚涌上心头,痛得无法呼吸。原来,在我人生中,二十七岁这年,我最大的梦想并不是数着自己赚来的钱,而是和王图一起赚钱,一起实现规划好的未来,一起努力去实现我们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