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妻搭煤老板顺风车工地失贞

2017-01-20 17:23 weila

口述/白云     整理/夏莫

女人的二两心思,不过就是爱算计、占小便宜,一辈子都在精打细算,算计着怎么捞男人的口袋三斗金。捞钱的手段,百出不穷。她们大多年轻、漂亮,青春,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身边的女人婉秋,貌不美,却在二十八岁这年,将一双略微粗糙的手,伸向了男人的口袋。

周末的清晨,听到岳父一早便在厨房里,煎着饼。婉秋赖床半小时后,终于伸了个懒腰,迅速的穿衣、刷牙洗脸,然后坐到了餐桌前。吃饭时,婉秋又旧话重提:“亲爱的,你什么时候买套大房子,让我享受享受一下呀?”我喝了一口粥,险些被呛到,回应道:我可没那么多的钱。不过,你不是说给我生个漂亮的女儿吗?等她长大了,找个有钱的女婿,那时我和你不就能住上大房子了?在一旁的岳父,忽然仰起头,一脸惊诧地叫道:女婿啊,这想法不靠谱。想当年,我也是这么想的……

婉秋的手机响了,恰是时候的打断了岳父的话。

她接了电话后,匆匆忙忙放下手中的煎饼,拿了一瓶牛奶,带上包,一边穿鞋一边说今天要加班,不能陪我们了。转身,便出了门。

我坐在桌前,嘴里的煎饼,顿时索然无味。自从婉秋换了这份工作后,每周都会去加班,尽管工薪可观,但我们的感情,却慢慢的变得像一团快要干掉的淤泥团。

当初恋爱的感觉,随着快节奏的时光,一点一点的消逝了。这份感情,婚后不出四年,已失去了光鲜的色彩。七年之痒还未到,而我却觉得,有些东西已在慢慢的心口流逝。也许,一心想着赚钱的婉秋,毫无察觉。结婚前,她曾说,因为我没有很多恨多的钱,所以要给她很多很多的爱。

当现实,便成枷锁。她需要的不再是很多很多的爱,而是大把的钱。又是整整一天,我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做好了饭菜,却还不见她回来的身影。

晚上九点,她总算是回来了,身上却是有很多泥土,她慌慌张张的躲开我,拿了一件浴衣进了洗手间,便开始洗澡。以往的婉秋,总习惯在睡前洗澡,从来没有这么早洗过澡。我心里的不安,被扩大。她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什么吧。

她没有吃晚饭,只说很累,很快就躺在床上,说想早点睡。直到凌晨三点,我还感觉到她在翻身,在抽泣。我从身后,轻轻的搂住她,请声问她,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要不,明天你请假,我带你出去玩一天。她的哭声,渐渐扩大。

这才说出,在回来时,为了节省回家的路费,要她那个煤老板送她回家。没有想到,他把车开到了一个工地上,强迫和她发生了那种事。我气氛不已,发誓要为她讨回公道。

她拉住我,将包包拉开,竟出现一沓钱,她说,这是他走时赔给她的钱,算是补偿。我将钱一手仍在地上,他把你当什么人了!婉秋拉住我,别闹了,你还嫌我不够丢人啊!别把事情闹大了!那一刻,我产生了一种错觉,总觉她是乐于接受这三万块钱的,要不然,在第二天,为什么她会以为了还我们的买房为由,死都不肯辞职。有时,我们为了小小的便宜,却弄丢了我们最宝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