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妻八次抓奸向小三收偷欢费

2017-08-01 17:23 weila

口述/唐老鸭    文/夏莫

有些爱,看似气息微弱,却是在不经意间春风吹又生,比如我和小美的爱情。小美,只是我的情人。在婚姻的枷锁里,我不禁总是感叹,为何总要在一切有了定数后,才能遇到自己的真爱。

我的外遇,让我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坏男人。亲朋好友总用鄙夷而略带讽刺的眼神打量我,那种感觉,就像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理解我、懂得我。我所做所为,对他们而言,都是虚伪都是可耻的。可我,无法打从心底割舍这份感情,忍不住隔三岔五去找她。

当我如一只狼一般,趴在小美身上,饥饿的享受着即将如海啸一般从我身体里疯狂滚过的激情,大厅门那边突然传来一阵钥匙声。

糟糕!她又来了。我从床上跳到地上,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扔给小美,催促她快穿好。可当我的裤子才提到膝盖部位时,阿莉就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她冷哼一声:没有想到,你居然把她带回家了!你是不是以为越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阿莉将包往沙发上一仍,盛气凌人地坐在那里,眼睛如刀子一般盯着我们。

小美穿好衣服后,低着头匆匆拿起桌上的包,准备走,却被阿莉起身拦住:“你就这么走了?不打个招呼,好歹我们也见过几次面了。”阿莉的性格刚烈,大小事都喜欢抬到桌面上来说。小美下意识的躲避了一下,却还是被她再次拦住。

别为难她了!我怒斥道。

阿莉不顾我的声音,伸出手,说道:这次是你们第八次,按理说,费用要翻八倍!自从我和小美在一起的事情被曝光后,阿莉每发现我们一次,她都会从小美身上收取一笔费用,多一次就翻一次倍,如果不给,就威胁我们将我和小美床上照片公布。她仿佛时时刻刻都知道我们在哪里一般,总是能很准备地找到我们。

有时,防止她出现,我还会给小美一笔费用。想想,这爱,卑微得如尘埃一般。

小美哆哆嗦嗦从包里翻找了一会,将包里的钱都翻了出来。阿莉数了一下说:不够,你给我打个欠条。如果下次再找我老公,多带点,一次性付清!

阿莉说的话,仿佛狠狠的在我脸上甩了一巴掌。我从阿莉手中,一把夺过那些钱,塞在小美身上,劝她:你先回去。阿莉却突然发了疯大吼道:你们不就是想我离婚吗?我告诉你,你们这辈子都休想!还有你,你以为你破坏了别人的家庭,获得的婚姻会幸福吗?一辈子都不会!小美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会。转过身来,泪眼汪汪地望了我一眼,将钱放在桌上,然后捂着脸跑了。

小美曾说过,她可以不要名分,就这样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可是,当我晚上再打过去时,小美的手机已经关机了。第二天,电话仍然是不通。等我找去她住所时,房东说她已经搬走了。这段感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如风中的秋叶,飘零在我生命里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可我却在寂寞的时光里,仍然想起她临走前,那双充满疑惑泪眼汪汪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