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尴尬:嫂子乱穿老婆睡裙被我错吻

2018-07-28 17:24 weila

口述/淳一    整理/夏莫

在苍凉的岁月里,有时我会忍不住问自己,如果没有那一场骤雨,是不是晓彤就不会离我而去,那一场扰人心魂的梦境,是不是就不会一直缠绕着我。

还记得,深秋半夜的那场雨,下得急而乱,我一路从停车场狂奔回家,衣服却还是湿透了,寒意分分秒秒潜入骨髓。开门,将包丢在沙发上,便匆匆忙忙地钻进了洗手间,打开热水器,温暖的水瞬间从头顶跑遍全身,舒服极了。

洗过澡,看到晓婷站在窗户前,我垫起脚尖,轻轻地靠过去,拥她入怀。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被一阵清幽的肥皂香打动,吻上她的脖颈,伸出手来回在她胸前打探。那一瞬间的感觉,清晰地印刻在我脑海中,胸前与以往不一样的丰满感,瞬间便激醒了我身体里的那团火,激烈而高涨。

她如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挣扎起来,我笑道,怎么了?仍旧玩笑式地抱着她,吻着她,逗着她。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呵斥声:你们在做什么?

我扭过头,竟是晓婷,刚刚被我拥入怀里的女人,怎么会是许诺。她拉了拉衣服,欲回屋。晓婷走上前来,野蛮撕扯着她身上的睡裙,你们刚刚做什么?你干嘛乱穿我衣服,给我脱下来。我站在一旁,看着许诺因为突如其来的推力,而险些摔倒。

谁不会有秘密呢?在那混乱的场面,我仿佛感觉全世界的声音都消失了,许诺的身体因为剧烈的晃动,胸前的春光宛如一潭碧玉的水,一点的一点荡漾开来。我心虚地别过头,不去看她那若隐若现的春色,大喝一声,朝着晓婷吼道,你有玩没玩?我刚以为她是你,所以抱错了。

她睁大着眼睛,怔怔地看着我,挤出一丝轻蔑地笑意,抱错了?难道你拿衣服的时候,没看见我坐在书房里?我看她分明就是故意的,是你们的阴谋。

许诺回了屋,换下衣服,递给晓婷,说:刚刚我洗浴时,发现自己没带睡衣,看你一早准备洗澡备挂在墙壁上的睡裙,所以穿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给你换下,就……晓婷接过她手中的衣服,朝着地上狠狠地摔了下去,说:你觉得我应该相信吗?不必还了,你爱穿,就拿着穿吧。说完,怒气冲冲地钻进房间。

信任这东西,真的很奇怪,越是渴望得到它时,它却如烟雾般地溜走了,怎么也抓不紧握不住。接下来的日子,处处都是针,随时就被扎到皮肤。

我和许诺,有任何的接触,都会引来许诺的大吵大闹,或者横眉冷眼。许诺将这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大哥,大哥最终提出分居住。在结婚前,我欲买房,可最近这两年,和大哥住在一起的日子,钱竟然没有存下多少,反而花了大把,于是提出租房。晓婷不依,她质问我们:如果不是心里有鬼,那你为什么要搬,要么买房,要么不搬,反正我不租房。

失去了信任的婚姻,终究再也没有挽回。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一点一点的倒塌,却无能为力。离婚后,我时常想起那一幕,许诺像只猫在我怀里挣扎的摸样。她如同一个梦境,在我生命里,越演越美,越演越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