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妻竟向老外借精生下混血儿

2018-08-30 17:24 weila

口述/浮尘    整理/夏莫

这个月,是小婉第七次躲在被子里压抑隐忍地哭。

冬天的夜空,显得极其的寂寥,没有月光,没有繁星,大片大片的黑暗,像一个无底的深渊,向前延伸。我惶恐地抽着烟,心里越抽越空。

自从上次去医院检查出,我可能这辈子很难有做父亲的机会,她便变得郁郁寡欢。行房后,她总会躲在被子里哭,那种感觉,就好像被她狠狠抽扇了一巴掌,打在我脸上,痛得心口阵阵发麻。门外响起几声脚步声,接着是叹息声,定是我妈刚起来过。

第二天,我妈把我拉在一旁,欲言又止,她每当有正要事要和我商量时,总会是这样一幅难为情的表情。我说,妈,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妈终于开了口,我记得你一直都很喜欢孩子,要不我劝小碗给我们生个,领养孩子,还不如是她生的。

母亲的话,让我有些诧异。我呆若木鸡的看着她,她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如果这辈子连做父亲的机会都没有,人生不就留下遗憾了吗?我找了个借口,回了公司。一路上,妈妈的话一直在我脑海中飘荡。我不知道要怎样去抉择。

除了我,小碗也是很喜欢孩子的。早两年我们就开始备孕,只是因为我的原因,她一直没有怀上。后来,妈也没有再询问我的意见,我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是,那天回到家,妈妈神秘的笑着跟我说,小碗答应帮我们家生个孩子了。之后的半月,我惶恐不安的看着小碗,生怕她哪天就跟哪个男人勾搭上了。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生孩子。

直到那几天,小碗连续几天出现了晨吐的现象。去医院一检查,她果然怀孕了。妈妈喜出望外,四处跟亲朋好友报喜,说小碗怀上了。

同事和朋友,纷纷都打来电话祝贺我。那一刹那,我真的有种错觉,感觉到一个作为父亲的喜悦感。我问过小碗一次,孩子是谁的,她没有说。见她不情愿,所以我没有再过问过。

在今年六月份,小碗终于要生了,听到孩子哇哇大哭的那一刹那,我长出了一口气,我终于做“爸爸”了。护士一脸笑容说,恭喜你,你太太生了个儿子,母子平安。我直奔儿子的床位,这时,我再次听到小婉的哭声。我走过去,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下说道:老婆,辛苦你了。

然而,她却流着泪跟我说,对不起,她一个劲地跟我说对不起。我见阵势不对,以为儿子出了什么事,就叫上护士,说要看看孩子。护士把我领我到育婴室,我眼睛一片黑,险些昏了过去。高高的鼻梁,头发黄里透着白,是个白人的小孩啊!我不敢相信这一切,妈妈急匆匆的走过来,看到孩子后问护士,有没有带错位置?护士冷静地说,没有错,这确实就是你儿媳妇生的。

妈在医院嚎啕大哭,她终忍不住扑向小婉的床,骂她不要脸,一拳一拳地打在她的身上,护士将她拉开。小婉后来跟我解释说,那个老外是她以前的同学,喜欢了她很久,所以才找了他。事后很后悔,但是,后来又怕被我们责骂,就没敢说,只是祈祷自己不要怀上,但是偏偏就怀上了……看着她满脸泪痕,我不忍再去责骂,再去追究事情的真相。只是,我该如何向我的亲朋好友们解释,如何接受这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