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口述:女同事在我家旁若无人只穿半透睡衣

2017-09-12 17:27 weila

她后来洗完澡后还像穿自己的衣服一样地穿上我老婆的一件半透明的睡衣,里面竟然都是真空的,那若隐若现的胴体很是诱惑人…

女同事在我家旁若无人只穿件半透睡衣

刘希是2005年我离开单位到外面跟私人老板打工时认识的一位女同事。那时候她刚从地区师范学校毕业,却没有去教书,她说以她的那种水平去教书简直就是误人子弟,所以就阴差阳错地混到了建筑工地来做了资料员。我那时候是该项目的施工员,加上刘希本不是这个专业的,所以她写资料时显得很吃力,于是经常的向我请教。但因为待遇问题,我在那个项目仅呆了一个月便跳槽了。之后再也没有与她有过联系。

人海茫茫,对于一位自己并不熟悉的女人,谁也不会在意今生是否再次相遇,就算真的再次相遇,相互之间是否认识其实也是一个未知数。但就在去年年底,我们竟然不但再次相遇了,而且还遇得很神奇。

那天我送老婆和孩子去火车站,因为我家就住在火车站附近,所以我们是走路去我又走路回来的。从火车站前的广场右侧,穿过一条小巷走不了十分钟就可到我家,但那天因为无聊,我没有走小巷,而是绕了一个大圈走大街。就这样,我在南城大道那里遇见了刘希。

将近六年时间不见,刘希变化很大,我几乎都认不出她来了。我壮着胆子叫了一声刘希。原本是试探着她真的是不是就是刘希的,没想到她真的应了,她居然也还记得我的姓名。

刘希的精神状态很差,好像是刚刚经受了什么极不顺心的事情。我说,好久不见了,怎么一见面你就是这幅摸样呢?

刘希挤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今天天气不好吧。她怎么也变得如此“答非所问”?我认真的看了一下,她的眼睛有一点儿红,似乎刚刚哭过。我说,是不是被人欺负啦?

刘希说,老师你今天有没有空?她依然答非所问。而我什么时候又变成老师了?刘希说,六年前你曾经做过我的老师,你就永远的是我的老师。我说,我正无聊呢?要不怎么能有这个闲情来逛大街呢?刘希说,那好啊,你今天陪一下我,我们去逛一逛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