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我用十二年的时间拖垮小三

2016-09-28 17:41 weila

倾诉人:席婉丽,女,36岁,企业管理人员

地点:本报编辑部

席婉丽保养得当,身材如少女般苗条,脸上有种“萌”的表情。她留着披肩长发,纯纯的样子像不经世事的小姑娘。正是这种“萌”,让她对感情上的事“拿他没辙,当初看中了他有责任感,顾家,哪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顾着那个家!”

最淡定的正妻

离婚后,我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去小区麻将室里打打牌。最近又添了堵心的事,打牌成了镇痛剂,让我暂时可以忘却烦恼。

手气正好时,正军到麻将室找我。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竭力让自己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正军见此,放心地走到另一桌开始酣战。虽然隔得有点远,我却心神不宁,接连放了几个冲。麻友们都会心地笑了:“专心打牌啊!别走神!不然,钱都跑出来了!”

正军听到这话,又扭头冲我一笑。我有些恼怒,用力地将一连来了三次、又被我丢了两次的麻将牌一顿:“还来?你再来我再丢,我就是不要你!”说完这话,我示威般地看了看正军。正军拍手大叫:“和了!”根本没听到我说话。我的示威之举顿时被喧闹的合麻将声淹没了。

“婉丽!你也在这里打麻将啊!”心绪难平时,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我抬头一看,心里咯噔一跳,脸也红了,暗暗叫苦:怎么又碰到了她?

那女人年约五旬,样貌中等,她走到我旁边,热情地向我打招呼:“婉丽,你吃了没有?”

“呵呵,您也来打牌?”我不敢不理她,也和她打着哈哈。她倒没有再问,而是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等候牌友。

我再次偷看正军,他若无其事地打着牌,仿佛对那个女人的到来根本不以为意。我、正军、那个女人分坐三张桌子,满腹的心事都被稀里哗啦的麻将声掩盖了。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是正军的妻子秀兰。我是正军的外室,是正军在距秀兰家步行不足15分钟路程的地方安的另一个家。换而言之,我是正军的情人,是个小三。

我当小三的时间可不算短,整整12年。自从离婚后,我与正军的事便处于半公开化,几乎正军所有的朋友、同事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包括正军的妻子秀兰。秀兰曾多次与正军参加婚礼,每一次,正军携我同往,都是坐在我旁边,秀兰坐在离正军很远的酒桌上。我和秀兰居住的地方不远,所以时常能在超市、马路上,甚至麻将馆里相遇。每次见面,秀兰都会热情地与我打招呼。如果碰到正军也去了麻将室,为了凑角,秀兰会拉着我、正军三个人在一张桌上打麻将。等到快要散场时,秀兰会很自觉地先走,“你们年轻人打完牌爱吃夜宵,我就先回去了。”

她故意先离开,免得正军为难,也给我留面子。于是,在外人眼里,不闹不刁难的秀兰是个宽容大度有气魄的妻子,也是天底下最傻的妻子,以为我和正军是清清白白的朋友关系。然而,秀兰曾在她家床上找到过我的长发,正军身上会时常出现指甲抓痕……这些都表明秀兰知道我的存在。我只能说,秀兰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妻子!可以拿奥斯卡金奖的演员!有用时间来拖垮小三的耐心,和不动声色获取最后的全面胜利的谋略!

现在,我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恨不得给秀兰打电话,求她将丈夫领回去!我再也不想过人前演戏的日子了!

绝对的平均分配

与秀兰的淡定相比,正军对我和秀兰的态度是绝对的平均分配。

12年前,我离婚之后,大我12岁的同事正军便正式向我表白,他一直很喜欢我,希望下辈子能有照顾我的机会。正军告诉我,妻子秀兰比他大2岁,年轻时,他一时冲动,和秀兰偷尝了禁果,然后奉子成婚。“实际上,我与秀兰个性不和,两人在一起说不了两句话便喜欢动手打架。我早就向她提出了离婚。”

正军还告诉我,秀兰生完孩子后患有严重的妇科病,这些年来,他们一直没有夫妻之实。尽管秀兰很会做生意,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但是,多年来,正军感觉自己在秀兰面前抬不起头来,总想着离开秀兰。如果不是心疼儿子,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他们早已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