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我竟把丈夫推到了富婆的身边

2017-05-08 17:42 weila

事业陷入困境时,她怂恿丈夫去接近丈夫的初恋情人,因为她的资金可以帮他解燃眉之急。但渐渐地,她发现自己对丈夫已经失去了控制……

蒋玲如约来到我们约定的地点。此前在电话里,她已经大致讲了她的故事。在约访现场,一谈起她的丈夫“傍富”的事,她就忍不住流泪了。她说:“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呢……”

投资失败,我极力鼓动丈夫向初恋情人求援

2004年6月初,老公许军和几个朋友成立了一家饮料公司,我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辞职去帮他。然而,正在我们将要出产品的时候,一个大股东突然抽走资金,全盘打乱了我们的阵脚。公司濒临瘫痪,这预示着我们个人筹措投入的数十万资金将全部泡汤!我们不甘心,整天带着项目资料,找银行,托关系,拼命寻找支持资金,但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收效甚微。

许军整夜失眠,愁眉苦脸地对我说:“公司要是垮了,我们怎么办呀,我们以后怎么过日子哟?”我只得好言安慰他:“失败就失败吧,借的钱我们慢慢还,我们的资本就是年轻,有知识,有闯劲儿……”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许军就跺着脚吼道:“你以为我担心的只是欠债吗?”

我何尝不知道公司失败对许军的打击,我也明白他担心的不只是欠债,他的尊严、自信,还有他曾经在我父母面前夸下的海口……但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一天,我提醒许军说:“想一想,你身边还有谁可以借到一大笔钱?”许军想了半天,突然一拍脑袋,说:“我的大学同学吕雯,父亲是做大生意的,她毕业后在家人的支持下开了好几家公司。”我一下来了兴趣:“你们在大学时关系咋样?”许军抬眼看了看我,迟疑了一下,说:“还不错,她知道我是农村来的,很照顾我。”从许军那闪烁的言辞和躲闪的目光,我敏锐地感觉到,许军和吕雯决非一般的同学关系。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才说:“本来我们俩一直相处得比较好,可吕雯有个不好的习惯,老在我面前吹嘘他们家的背景、财势,我对此非常反感。我那时是个穷书生,有些清高,觉得爱情不能建立在金钱上,再加上一些同学的嘲讽,我就狠心和她分手了。”

我压制住内心的酸味,鼓动许军说:“明天你就去找她!你们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情,她又那么有钱,你只要开口,借个十万八万的肯定没问题。”许军很不好意思地说:“这些年都没有联系过,钱的事,我自己想办法!”少顷,他又低声向我解释说:“再说了,我毕竟伤害过她,她肯定非常恨我,怎么还会借钱给我呢?而且,我怎么开得了口。”

我又好气又好笑,直骂他死脑筋:“傻瓜!女人的心肠是最不会记恨的,说不定她现在还对你念念不忘呢?”许军回头瞟了我一眼,嬉笑着说:“倘若她真对我念念不忘,我找上门去,你不担心我们旧情复燃啊?”我不屑地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家还会看得上你吗?”

第二天,许军就去拜访吕雯,直到很晚才回来,满身的酒气,但神情却非常愉快,他给了我三万块钱,我诧异地问他,怎么才借了这么一点?许军解释说:“吕经理觉得我们的项目发展前景不大,不愿意以公司的名义投资,这是她以个人的名义借的。下次她再借十万给我们。”我失声道:“怎么,恋恋不舍了呀,还约了下次呀。”我怔怔地看着许军,满脸的疑惑。许军解释说:“吕经理不看好我们的项目,不肯投资,但她觉得我这个人很有才气,所以准备请我去她的公司做副经理,负责销售,拓展市场。”我讥讽他说:“她当然看好你呀,是不是还想和你好好发展发展啊。”许军不满了:“你怎么这样不可理喻!当初可是你叫我去找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