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恩将仇报 花心老公和保姆暗渡陈仓

2018-10-29 17:42 weila

“小三”是保姆

如果不是我过去的一个忠心员工“告密”,我恐怕还被老公刘剑耍得团团转。

那是2011年10月的一天下午,我刚把女儿瑶瑶从幼儿园接回来,突然接到了阿涛的电话。在未当全职主妇之前,我曾经做了7年的建材生意,而阿涛那时一直在店里帮忙。他为人忠厚,做事勤快,我很欣赏他。当我生下女儿后,老公刘剑就全面接管了生意,我担心他做不好,还特意嘱托阿涛多帮着他。

那天,阿涛在电话里寒暄了几句后,突然问了我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秦姐,刘总对你还好吧?”我一愣,凭着对阿涛的了解,他不是一个爱八卦的人,按理说不应该打探我和刘剑的夫妻关系。

我直截了当地问阿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认识这些年了,我从没拿你当外人看,有什么话你不妨坦白对我讲。”“秦姐,今天上午,刘总找我谈话了,他希望我能离开……其实,不用他赶我,我早就不想干了,如果不是当初答应帮你看着生意,我哪想留下来。有些事情,看着恶心,想着烦心,早想对你说了,可又担心你伤心难过……”

电话那头,阿涛说得吞吞吐吐,而我听着听着,一颗心渐渐往下坠。原来,刘剑竟然瞒着我包养了一个“小三”,那个“小三”我也认识,就是女儿曾经的小保姆玉莲。女儿小时候体弱多病,我一个人实在带不过来,公婆又嫌弃我生了女儿不肯施以援手,无奈之下,我只得托人请了一个保姆。

玉莲就这样走进了我的家庭。说实话,我还挺喜欢玉莲的,她人长得清丽秀气,嘴巴也甜,还做得一手好饭菜。我待玉莲亲如姐妹,她家里穷,刚到我家当保姆的第三个月,她母亲就住院了,看着玉莲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二话不说,预支了她一年的工资,还“赞助”了她5000元钱。玉莲很感动,做起事来更尽心了。

后来,女儿上了幼儿园,玉莲又不肯回家乡,于是我就让她到我家的店里上班。我自问待玉莲不薄,可她怎能反咬我一口?

我半信半疑,再三问阿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阿涛叹息着说:“秦姐,你就是太善良了,把人都往好处想。你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在这条街上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刘总硬是给玉莲配了一把店里钱柜的钥匙,钱柜简直就成了玉莲的私人银行,她可以随便拿钱。我提出反对意见,刘总很不高兴,一直催我把财务管理权交给玉莲……”

他闪离我闪嫁

我心中仅存的最后一丝侥幸也被击溃了。我想不通,我全心全意帮玉莲,她竟然会“偷”属于我的东西,不仅仅是钱,还有爱情和幸福;我也想不通,男人的心怎么比女人还要善变。

我和刘剑也是历经了种种磨难才走到一起的。

2006年初,我刚刚结束了一段伤感的恋情,为了治疗情伤,我喜欢上了网络聊天。在论坛上,我表现得非常活跃,嘻笑怒骂,口无遮拦,因此很多人都不愿搭理我。但只有刘剑理解我,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我肯定被人伤了,所以才会伤人。

后来,我们见面了,我以为,在网络上语言犀利思想睿智的刘剑肯定是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谁知,那天到了约定的地点,我看见了一个英俊帅气的阳光大男孩。一问我才知道,原来刘剑比我还要小一岁多。

我对刘剑一见倾心,他也很喜欢我,很快,我们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就在我陶醉在这段崭新的感情之中时,一个女孩找到了我,她拿了一张结婚证,上面赫然贴着她和刘剑的照片。

我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觉得刘剑就是个玩弄感情的骗子,我躲着他,不见他,不听他解释。一个月后,我正在店里忙,刘剑不知怎么地竟然找到店子里来了。以前我隐约和他提过,我在青山这一带开建材店,他一家店一家店问,一家店一家店找,终于找到了我。

刘剑到店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他的离婚证。他真诚地对我说:“雪泓,对不起,我不是诚心欺骗你。我和她只是领过证,还没举行仪式,只怪我太年轻太草率,误把她对我的好当成了爱情。可自从认识了你,我才知道,我想共度一生的女人是谁……”

我感动得一塌糊涂,于是,我们复合了。

他有恃无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