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美女

情感故事:一个情妇的辛酸血泪故事

2018-01-26 17:44 weila

今年我三十岁,未嫁。但是,是一个男人的情人。

他叫我老婆,我叫他臭男人。其实叫什么无所谓,情妇、情人、小妾、二奶、小老婆,都是一回事。

我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有违这个社会的道德标准,但我喜欢他,真心的喜欢。所以,我不在乎怎么称呼我。

我也知道,这样的感情也许会很短暂,没有什么会天长地久,所以,我把它记录下来,只是想,将来回忆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至于是一遍空白。

我第一次叫他臭男人,他没有表示异议,于是我就一直这么称呼他。

昨晚,臭男人1点多给我电话,说要见我。

天,他离我有30多分钟车程的距离,而且,听得出,他喝了点酒。

在他给我电话的时候,他身边的人正在劝阻他别走。

但他坚持要来,喝了酒的男人,如何听得进劝说?

等了40多分钟,忐忑不安的,他到了。

满身的酒气汗味,嘴里嘟哝着:都是你不听话,你今天犯错误了。

看他不断醒着鼻涕,我冲好一杯夏桑菊递给他,他一口喝完。

帮他脱掉衣服裤子,他就横趴在床上,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叫他躺好了,他摇头,一会工夫,鼾声响起。

他就这么整个人斜横着趴在床上,睡着了,让我看到,好气又好笑,我该睡哪呢?都3点多了,这么一折腾,我没了睡意,拿起床头的书翻了起来。

整整看了37分钟,他才停止鼾声,动了一下。

我连忙在他耳边说:臭男人,换个姿势觉觉,乖了。

他迷糊的说:你也要乖啊。

好好,我乖。我边说,边把他的头移到枕头上去,然后,自己也往枕头上一靠,关灯,觉觉。

9点多,他给我电话:臭女人,我在应酬,晚点再过去。

确实,听到的背景伴奏是呜呜哇哇的鬼哭狼嚎。

10点40,我给他电话,不接。也许歌厅里太吵了。

11点25,再拨,被挂断了。打另一个号码,又被挂断。

臭男人!竟然敢挂我电话!

愤愤然,拿起床头的《采根谈》,却看不进。待会见到他,一定要给他脸色看。我暗想。

11点37分,电话响了。我没好气地喂了一声。

臭女人,开门,我到大门口了。

天,这家伙!我啥也没说赶快去开门。

一进门,他就嚷:有没有吃的?今晚又是喝酒。

煮面条给你吃好不?我边问边帮他脱下鞋子、袜子,忘了刚才发誓要给他脸色的决心。

好,我吃面条,不要你煮。他摇摇晃晃走进厨房。

哼,嫌我煮不好吃。懒得理你。我跟在他后面,走进浴室,打开吹筒帮他吹鞋子。下雨天,鞋子里有点润湿。

没有青菜,放了两个土鸡蛋,金黄的蛋黄和雪白的面条,看起来真有食欲,他呼哧呼哧吃的很香。

臭女人,今晚我不洗澡了俄,我已经洗过两次了。早上起床,我洗了一次,用了你的毛巾。下午去乡下的时候也洗了一次,因为我知道今晚要看你。

知道了,不洗就不洗吧,反正你都是臭男人。

他呵呵地笑。

上床,熄灯,我靠在他肩膀上说,他喃喃的说:听着窗外的雨声嘀嗒,抱着你的感觉真幸福。

我说:嗯,有碗热汤面吃,更幸福。

本以为他会附和一下,谁知道,鼾声已起。

臭男人,吃饱就睡,明天要给好脸色给你看!

忘了说,臭男人是一个有妇之夫,我只是他的情人。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爱上他,如果我和他之间的感情能用爱这个词来表达的话。

但我没有对他说过爱,我只说我喜欢。

这种黑暗里的感情,让我耻于用爱这个高尚的词语。

跟他在一起,源于另一个男人。我被另一个男人放弃,然后就投入他的怀抱。

三言两语就可概括的一段感情,臭男人没有问过。

但有一天,我洗了澡,把头伏在他胸口,低低的说:我怕有天我会离不开你。

我说的是真话,我怕我像溺水的人抓住了身边的物件,死死不肯松手。

他说:不会,因为你心里还有他。

我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他缓缓的说:2005年,两年了,你还没忘记他。

我醒悟过来,在我在洗澡的时候,他看了我的手机。

手机里有好几条分手的短信。

我控制不住,嚷嚷: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到他!

我的泪又开始流下来了。他抱住我,哄我:以后我再不说了。

这是唯一的一次。

但,我和他讨论过他的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