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情感

忽然之间心动了

2019-06-12 00:36 大鱼文学

文/正月初三

在魏天和其他人的欢呼中,叶冬米走到前面,拿起另一个话筒,丝毫不怯场:“我唱变声你唱变声?”

魏天没说话,谢鼎先发言:“还‘变身’,他咋不学美少女呢,老老实实唱,唱完这首就走。”

“麦洛还没出来,你急什么急?”魏天说。

叶冬米才来这包厢没十分钟,已经听了起码八遍的“麦洛”。

这个麦洛,到底是何方神圣?

叶冬米实在好奇,想掏出手机查一查,但歌的前奏已经放完,魏天已经开始唱了。

她只好作罢,专心先把歌唱完。

麦洛从洗手间里出来,看见叶冬米跟撞鬼了似的。

他暗恋了十三年的人,居然就这么到他眼前了。

而且还跟着魏天一起,现在正捏着嗓子唱:“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爱恨两茫茫,问君何时恋……”

……

麦洛想,得沉住气,于是不动声色地坐在谢鼎旁边,手托着下巴,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在前面发光发热的叶冬米。

等叶冬米唱完了,麦洛正在考虑是不是要现在上前搭话,就看见她通过这一首KTV神曲,成功地融入了整个包厢。

不一会儿,她身边已经围满了人,她又是个能疯的,端着酒杯跟人侃天侃地。

拦不拦呢?

麦洛摸着下巴,想了想。

他问身边的谢鼎:“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十五分钟前。”谢鼎说,“她也挺牛,就这么一会儿,已经跟一群陌生人这么熟了。”

“陌生人?”麦洛挑眉。

“从她进来开始,门口那服务生就一直晃悠,明显是不放心。她进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跟她招手、打招呼,明显不是有人约的她然后她来迟了。再就是——”谢鼎顿了顿,“今天这局是我攒的,叫了哪些人我会不知道?”

麦洛笑了。他看着叶冬米,声音像是掠过水面的小石子儿,轻巧极了:“这是你未来的大嫂。”

“啪嗒!”

谢鼎一直攥在手里玩游戏的手机掉了。

得亏刚才他忙着打怪,没有立马就把这“未来的大嫂”轰出去。谢鼎看着麦洛线条流畅又精致的侧脸,心里一阵后怕。

面前这个看起来温暾和善的麦洛,真实面目也就魏天那个傻缺看不出来,他可看得清楚。反正,不好惹。

谢鼎咽了下口水,把手机捡起来:“大嫂快喝多了,你不拦着点儿?”

“再等等。”麦洛笑吟吟的,手悄悄握紧了。

几杯酒下了肚,叶冬米动作开始慢了下来。麦洛觉得时候差不多了,站起来,难得紧张地跺跺脚,深呼吸一口气,风度翩翩地走上前,想看看叶冬米还记得自己不。

叶冬米盯着他不说话。

麦洛想山不动我动,那就让咱俩重新开始吧。

“我叫麦洛,你叫什么名字?”

“真恶心。”叶冬米面无表情地说。完了也没给麦洛伤心的时间,直接一口全吐在麦洛衣服上了。

麦洛:“……”

KTV里其他人:“……”

谢鼎的心都跟着有些颤了,有些同情地看着叶冬米。

别说在场的了,全校谁不知道麦洛有很严重的洁癖——其实也不是洁癖,更多的可以说是怪癖:平时别人刚坐过的板凳,他要隔上半小时才会入座;绝对不跟人共用餐具,他的水杯别人不能喝,在球场上就是渴死也不跟其他伙伴共喝一瓶水,更别提和人一起吃一碗面、一顿火锅;借了他的笔记本,别说沾上油,就是多加了原本没有的折痕,即使只有浅浅一道印痕,他面上不说,下次你就是捧上黄金万两跪着借笔记本,他也必定笑呵呵地把借口找到天上,就是不肯把笔记本再借给你……还有很多。

——这都是大家长久以来总结出的血的教训。因为这个人面上绝对不会把这些说出来,都是大家自己悟出来的。

这样一个看起来温和,其实十分严苛龟毛的人……谢鼎想,就算那个叶冬米是麦洛——从他谢鼎认识麦洛以来——第一个亲口认领的“大嫂”,也未必能容忍得了叶冬米这一惊天动地的“真恶心”以及与此相伴的切实行为。

然而,冲破了所有人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