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情感

1970-01-01 08:00 weila

我多情。

2014年的夏天我特别爱喝雷司令。店里75块的半甜雷司令当时还卖99块,我每天到店里倒一杯然后开始工作,3天喝完一瓶。我觉得它就像酸甜的石头,扔到泛着花香的河水里,打破沉默,召唤灵感。

2015年的夏天我沉迷霞多丽。霞多丽有各种各样的,有些果味浓厚,有些口感细腻,不过好的霞多丽不好找,那年我临幸过的那些霞多丽现在都下架了。

2016年的夏天我偏爱长相思。在那以前我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偏爱长相思。长相思骚骚的,让我想起我的怂怂。长相思像一个充满果香的充气锤子,那时候我喝了好多109块的小玛格长相思,好像有一个少女拿着一个柚子、番石榴的充气锤子追着我敲,我一边嗷嗷叫,一边按捺不住的笑——那时我寻思这就叫做骚。

(我就是怂怂本怂)

上个月我去某村口的百姓排档吃饭,活泼的老板娘说我骚,她解释说这是夸我,真的。我突然意识到大概从中央到地方,骚这个字终于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全国人民大约已经达成一种共识,在这个缺少个性的世界里,骚已经成为了一种优秀的表达方式。

冲着老板娘那句话,我放了瓶小玛格长相思在冰箱里,一连几天每天晚上都喝一杯。长相思那种独有的香气让我充满喜悦,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虽然头发日益稀疏,却仍是少年,它让我鼓起勇气做不同的自己,保住由内而外的仅存一点骚气。

本周三上午10点,我们带给大家的限时特价酒款是掌柜同款小玛格长相思,一瓶清爽微骚的果香型干白。为了让大家更好的理解本文,这次只要89元就可以感受一下小锤锤敲你脑壳的活泼,可不要错过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