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生活

吃烙饼幸福 还是吃小龙虾更幸福?

2019-08-13 06:24 weila

  弦歌雅意

如果把照妖镜的方向对准自己就会发现:其实这个肉身需要的本不多,糙米蔬果足矣,有一部分摄入,真的是喂养欲望的

那天本来是陪儿子去健身房的,结果美女教练对我大肆公关,信誓旦旦要在两个月内将我的玉臀提升到一个令人满意的高度。我自己虽然不相信某个部分提升几度有助于提高自己的本质,但觉得跟着她试试也无妨,看看自己的体重能不能松动一下。

自从正式进入中年,基础代谢便开始弱化。再跟过去一样饕餮,腰部线条令人不快地变得暧昧,有腰线的衣服穿起来已然不好看了。尝试一下那种欲盖弥彰的大袍子,肚子的弧度若隐若现,令人更往负面情形里误会。于是绝望地发现:那种宽松衣服其实更适合小巴掌脸,以及那种你再怎么猜疑,也不会把其想成身材不佳的那种人。

于是隔天便去健身房撸铁。

美女教练对我的饮食进行了严格的限制。早餐一只鸡蛋一碗燕麦粥加一片全麦面包,午餐一小碗糙米饭加瘦牛肉或者鸡胸肉或者任意不好吃的瘦肉以及可以敞开肚皮吃的蔬菜。晚餐只能是水煮菜实在扛不住了加上一杯牛奶。

看清楚了,我所有的主食就是那片薄薄的面包(还是全麦)和那酒盅一般大小的一碗糙米饭。

我是典型的北方人,无面不欢。面对那种晶莹剔透的白米饭我都会皱眉头,何况我这碗还是糙的。

美女教练说她这样的饮食已经坚持十年了,我立即对她尊敬得无以复加。一个人对自己狠起来原来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看看她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和那一丝不苟的形状,确实是可以面对任何苛刻的挑剔。

但我还是有一点小困惑:成本大了点,又没有机会再嫁一次了。

话虽然这样说,我依然按教练的标准去做了。钱都花了,何必自己骗自己。而且我发现:他律要比自律容易些。每天到了健身房,把自己这块肉交给她,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也没有退路,少了纠结的精神成本。

在跑步机上,汗珠子按着不可能的弧度往下飞溅,我浮想联翩:你看这一大伙子人,先吃东西(消耗地球的能量),然后在器械上操作(继续消耗电能)最终就是为了让他人误会:自己是个清雅的人。

小时候,大家都穷。我这一款长相非常占便宜,被村里人夸奖:像地主家的孩子(脸大)。那会儿大家觉得瘦约等于穷气。

好日子没过多久,大家都富了——想吃多胖就吃多胖。这未免太便宜那些“多得”的人了,于是乎,瘦了才美。忘了哪个明星端着一盘草发微博:过上了“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日子。

大约忍了一周吧,我开始不嫌弃那一小碗糙米饭。待它如珠似宝,并渐渐咀嚼出淡淡的甜味和清香来。被大鱼大肉淹没的味蕾又开始被激活,放纵自己吃了一角烙饼,呀!过去吃小龙虾时也没有觉得如此美味!

吃烙饼的幸福,吃小龙虾的幸福,如果量化起来,竟然不分伯仲。那哪种生活方式才算赚呢?我又陷入矫情的哲学论证里。

一次和先生散步,经过一家小龙虾馆子。隔着窗户望见里面吃小龙虾的客人,他说:难道我们吃的时候也是这个状态吗?不管不顾,旁若无人。

我笑他撂下筷子就去笑别人,派自己站在上帝的视角。

如果把照妖镜的方向对准自己就会发现:其实这个肉身需要的本不多,糙米蔬果足矣,有一部分摄入,真的是喂养欲望的。

话说,我的腰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幸福地缩小着,廉价的衣服穿上也好看了。

那天我想:其实一直这样清清爽爽地吃也是可以的。

然后心里立即有一个声音跳出来嚎叫着反对,吓跑了这个念头。那个叫做欲望的东西又开始出来捣乱,做垂死挣扎了。

对人性的把握依然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