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生活

山村女孩穿塑料婚纱直播走红,有幕后推手?她这样说……

2019-10-09 06:24 红星深度

2015年,当时17岁的左哈和一位老乡第一次走出大山,来到成都一家餐馆当服务员。“每个月工资1900元到2000元。”左哈省吃俭用,一年多时间挣了2万元回家过年。后来,她又带着嫂子一起去成都打工,“既挣了钱,也见了世面。”

如果不是母亲意外出车祸受伤,也许左哈将一直在外打工。2018年春节前,左哈辞掉工作回家照顾母亲。偶然的机会,左哈认识山脚下做摩托车生意的同乡,听说他在快手有10多万粉丝,玩直播有打赏可以挣钱,便拜其为师。

▲ 放羊和背东西的左哈

其实,左哈以前注册过快手账号“左哈哈”,但是没怎么玩,只有几十个粉丝,她只发过几条视频和照片,内容是关于出门打工的事,勉励自己好好挣钱,结果仅仅几个粉丝看。

去年2月28日,左哈和弟弟一起身穿黑色塑料袋,拍了一条模仿凤凰传奇的视频。“第一天下午四五点发的,因为山上信号不太好,发了就没怎么关注了。”但第二天左哈发现,该条视频播放量达到了135万次,粉丝从原来的不到百人涨了两三万。

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左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用塑料袋和薄膜制作婚纱后,她彻底火了。从“打工妹”到“女主播”,左哈虏获了100多万粉丝的心。

左哈说,拍视频也好,做直播也罢,内容都是她自己想的,有的是架着支架自拍,有的是弟弟放学后或周末时间拍的,偶尔父母也会帮忙拍。有人质疑,也有更多人为她“加油鼓劲”,并给她“刷礼物打赏”,这让她感动不已。

背 后

不敢乱花钱,最爱吃辣条

今年58岁的阿洛日铁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放了30多年的羊,被女儿左哈随手一拍发到网上,竟然也能挣钱。最初,左哈的父母都曾激烈反对,直斥她无所事事。

左哈拜师老乡后,俩人经常在一起玩耍、拍视频和直播,但师傅是已婚人士,有部分亲朋和村民在背后说闲话。当左哈在山上穿着塑料和彩条布拍视频时,路过的村民也像看到怪物一样小声地嘀咕,感到她莫名其妙。

在小山村一些人的眼里,声誉比什么都重要,阿洛日铁气得对左哈破口大骂,“你可以不挣这个钱,我们也不花你的钱,拍这些有啥子用嘛!整天不干正事!”

这让左哈感觉委屈。她从小在山上长大,也没什么朋友,只是觉得和师傅在一起玩很开心。不过,后来师傅的妹妹在时,她才会去师傅那里玩。有好几次拍视频时,左哈穿上了美丽的彝族服装,展示少数民族的风情。

▲ 左哈

左哈还记得第一次开直播时,她穿着民族服装唱歌,有100人左右观看,最终她挣到了126元,这让她欣喜若狂。仅两三个月时间,左哈的粉丝数就涨到了15万,打赏收入也水涨船高,父母才逐渐改变了态度,没有反对。

“以前直播主要内容是生活(放羊、干农活),现在主要是分享快乐(唱歌、跳舞)。”左哈说,每场直播大概有一两千人观看,时长一两个小时,打赏收入从1000元到3000元不等,目前平均每个月收入能上万元,而以前她打工时一个月才2000元。

▲ 在山上唱歌跳舞直播的左哈

据左哈介绍,以前父亲放羊,家里没钱用时就卖羊,加上挖山药、笋子,一年家里总收入大概4、5万元。而4、5年前,大哥结婚,家里几十年的积蓄都掏空了,还跟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

在左哈直播后,家里的生活费、弟弟读书,加之亲戚朋友人情往来,替哥哥还彩礼欠下的债,都由她支出。去年夏天,左哈给家里买了一个小冰柜,花了500多元,她一边直播一边背上山来。她还给父亲买了一套雨衣,不用担心他放羊时再被淋湿。

“看着很凶的一个人,其实内心挺温柔的。”在左哈看来,可能很多“父亲”都差不多,话很少,但即便骂人言语中也是关心。

左哈的父亲换了普通的智能手机后,有时放羊也会点开看女儿直播。不过,以前4、5个月才用100元话费,现在一个月不到就100元,这让他很心疼,舍不得,赶紧去换了套餐,回家后才连上热点,与亲戚朋友聊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