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新闻

“你是墙上的爸爸吗?”

2019-04-19 20:33 新华网

“记者同志,请写一写他们吧。”

春暖花开的时候,在湖南西北边陲的大山里,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不止一位当地的村民和乡村干部,向前来采访湘西精准扶贫的记者,提出这样的建议。

2017年9月,帮扶队员湛果(右),在龙山县楠竹村与村干部一起计算扶贫作物每亩的种植成本。(受访者供图)

他们是长沙驻龙山对口帮扶工作队成员。他们当中,有人奇特地获得了“猪亲切”的外号,有很多人自愿延长扶贫期限留下来。队长张红民,讲起他们的故事,45岁的七尺男儿,几次泪洒衣襟。

1

他们,选择继续留在这里

选择,人生的十字路口。

3月,长沙市支援龙山帮扶工作队工作总结暨新一批队员行前动员会召开。会后,38名来自长沙市各级部门的同志乘上大巴,向着他们的目的地——距离长沙四百余公里外的龙山县驶去。

在这38名工作队员中,有6名同志是“二下龙山”,在上一届为期两年的帮扶任务到期后,他们选择继续留在这里。

一边是省会和亲人,一边是湘西“国贫县”龙山和渴望脱贫的老百姓。“他们选择了后者。”张红民说。

1989年出生的潘敏是这6位同志中年纪最小的一位,他担任宁乡经开区驻红岩溪镇对口帮扶工作队长已两年时间。他被张红民戏称为“猪亲切”队长,在这个看似戏谑的称号背后有一段故事。

那是张红民到任后第一次来到海拔678米的红岩溪镇木龙湾村。和龙山大多数贫困村一样,由于人均耕地少,常年在外务工人员占村内总人口的33%。过去,村内没有支柱产业,近千人的村子收入来源靠耕种及外出务工。

2017年,在潘敏和宁乡经开区的倡导和援助下,木龙湾村的村民们开始发展黑香猪产业。

“当时,潘敏和我一起到村里的养殖场,同行的还有一位乡镇干部。”张红民说,他最先进去看见一头母猪侧躺在地上,旁边有5只小猪仔在吸奶。接着,乡镇的同志也进来了,这些黑猪都没“搭理”他们,直到潘敏进来,母猪和猪仔看到他就纷纷站了起来。

“潘敏和黑香猪”的故事就这样传开了。提到此事,潘敏还有些不好意思。“最开始发展产业时遇到很多困难,老百姓担心成本这么高的猪产生的效益不会有这么大。”他说。

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潘敏挨家挨户上门向村民介绍黑香猪养殖的优势。又带村民代表到长沙、湖北等地查看销售情况。“他们看到黑香猪的价格比一般生猪高,慢慢对这个产业有了信心。”潘敏说。

村民没有资金投入,潘敏便与镇上协调贷款;村民缺少养殖经验,他便与镇上一起组织培训;还主动联系长沙大河西农贸市场等企业,将生产与市场衔接起来。

 

近一年的时间,潘敏几乎每天都到养殖场“报到”。“时间久了,哪头猪有什么特征都清楚了。”他说。

如今,黑香猪产业已逐渐成为木龙湾村的支柱产业,带动村集体经济年增收四万元,养殖户家庭人均增收400元。“后期产业稳定后,人均增收会持续增加。”潘敏说。

这个提起产业和扶贫滔滔不绝的小伙子,在说起家人时几度沉默。“我不是个好爸爸。”他说,驻村扶贫那年孩子才2岁,就被送到幼儿园,“等我4年扶贫回来,他都要6岁了。”

和潘敏一样,转业军人甘永怀也是此次主动申请留任的扶贫干部,“70后”的他在部队服役13年,2017年2月与妻子订婚的第二天,便远赴龙山县苗儿滩镇投身扶贫工作。

“扶贫神圣而光荣,我是当兵出身,习惯了具有挑战的工作,有这样的机会我肯定要主动申请!”甘永怀说。

交谈中,甘永怀始终身姿笔挺、表情严肃。当记者问及他家人时,这个硬汉才露出柔情的一面。“对我老婆有亏欠,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孩子。”他长叹一口气说,“开始她对我继续留任有意见,但现在已经理解了。我想看到全镇摘下穷帽子的那一天,我相信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2

他们,遗憾没能留在这里

离开湘西的那晚深夜,把车停留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背向龙山,37岁的湛果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