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新闻

一家5人出游1人还:3老人遗体被藏冰柜,警方初步排除刑案

2019-06-12 08:33 澎湃新闻

6月3日,钱明和皇甫松向澎湃新闻确认,该字条的笔迹是缪兰的。但钱明说,他和母亲、外甥女、姐姐之间确实有矛盾,但这字条完全是她们的气话。“一开始警察也怀疑过我。”钱明说,5月下旬,深圳警方来到南京,找他做了笔录,但最后警方排除对他的怀疑。

钱明介绍,父母只有他和姐姐钱某梅两个子女,他此前一直在外当兵,家庭和睦。 钱某梅前夫缪武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一家人以前“关系不错”,没什么矛盾。

钱明介绍,2013年年底,他退役回家,在汤山某小区开了超市,姐姐钱某梅闲时常带着外甥女缪兰帮忙看店,以便弟弟、弟媳休息。只是姐姐和姐夫缪武感情出现破裂,常有争吵。2014年,两人离婚。

但这些年,一些家庭矛盾也开始产生。2016年年底,钱某德被查出帕金森症,还有轻微脑血栓。在钱明看来,这是家庭内部关系恶化的“导火索”。

“我爸有病了,我妈有点嫌弃。”钱明说,父亲虽住在母亲那边,除平时过他这边来吃饭,衣服也拿到他这边来洗。

钱某德的病症是,“手抖,说话有点不太清楚。”钱明说,他认为父亲的病吃药可控,但母亲和姐姐总是说病情严重,他就对母亲说,哪怕把房子给卖了也要治。钱家在村里有两处房产,一是2000年左右老两口修的,一是2010年钱明自己修的。“我觉得这只是吓唬一下妈妈,但她可能当真了。在房产上,她一直比较敏感。”钱明说。

6月3日,澎湃新闻来到钱明与父母、姐姐在南京江宁区汤山街道作厂社区新庄一组的家。这个村小组,目前被工业园、军校以及一个不大的水库环绕,村中几乎都是两三层的楼房,当地村民表示,这里即将面临“拆迁”,融入城市。

江宁区汤山街道作厂社区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因当地土地流转,钱某德每月有1300元的收入,“老夫妻二人之间,为1300元如何分配有矛盾。老头每月要吃药,老太要求把钱给她。”

前述郑姓老太太称,钱某德经常买一些肉、菜,搭乘公交车前往儿子超市处吃饭,这也让皇甫某英颇为介怀,认为老头子把钱给儿子花了。钱明说,父亲获得的1300元中,400元交给母亲,“雷打不动”,另外还需要负责日常开销,最后仅剩200元左右。“但每个月看病拿药至少花800元,不足的部分需要我来填上。”

老夫妻二人之间、母子之间的矛盾,加上姐弟之间也有矛盾,甚至舅舅与外甥女之间的矛盾,让家庭气氛紧张。

“姐姐离婚后,自称曾谈过一个上海男朋友,男方家里亲戚是‘美国医学专家’,能为父亲治病。结果花了老人一万元钱,老人告诉我,只是前往江宁区医院做了个检查。我心里不爽快,这钱是我退伍后给父亲的,被花得不明不白。”钱明说。

警方和社区甚至还介入处理过姐弟之间的矛盾。澎湃新闻从南京市江宁区汤山派出所调解室了解到,2017年6月份,钱明把车停在其姐姐家门口,两人发生纠纷,“闹得不可开交,他姐姐最终还是没有同意让他在家门口停车”。

钱明承认,这一次,他因为生气激动,动手打了缪兰。“姐姐说她私人地方,不给我停车,你说我生气不生气,为这点小事报警来给我处理。缪兰还跟着骂我,你说来气不来气,这个晚辈我这么付出……所以我打了她两个耳光。”

全家出游

钱家突然出现过一次危机。

钱明回忆,2018年3月某日,他载着父亲外出,车开到半道,父亲吩咐他将车停下,称“有事要讲”,一脸严肃。等车停好了,“老爷子说,‘我想用根麻绳把你妈勒死’。”原因是,“大庭广众下,她一把将刚取的钱夺了去,还抢了身份证和存折。”

钱明说,父亲还提到“离婚”,“他意思是勒死我妈,然后再自杀,让我有个心理准备。”钱明认为,这完全是“气话”。“我爸爱钱,自己钱就喜欢装自己兜里,搁我这里(他)都不舒服,抢他钱就是抢他命。”

但意识到事态严重,钱明当即开车回家,找母亲协商此事。

钱明表哥皇甫松向澎湃新闻证实,得知此事后,他们也曾召集一些亲戚商议,希望劝解双方,但失败了。“姑姑(皇甫某英)呆在表妹(钱某梅)家里,我们门都没进成。”

然而,这一家庭危机,却在钱某德加入家庭集体出游后“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