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 首页 > 娱乐

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老了?连王源都开始转型了

2019-05-09 20:26 孟大明白

不久前写苏有朋时,我们梳理过他的职业生涯,对初代偶像来说,第一次需要面对“转型”这个词是在差不多大学毕业后,要从昔日稚嫩的学生仔变成复杂多面的社会人。

 

而从“养成系”偶像开始,出道的起点被提前到初中,初次转型也随之来得更早了。最近王源上《我是唱作人》,传达出很明显的主动转型信号:

他希望被当做一个成人而不是小男孩来对待,正在尝试把路人对他的印象从“偶像”的固有标签中扭转过来。

这个节目的形式是八个原创歌手每期唱一首未发表过的新歌,两两PK,大众评审实名投票定胜负。

 

王源上一场比输了,处于下位区,同样处境的还有梁博、毛不易、以及写过《我们不一样》等等很多快手神曲的高进,他们四个逐对比赛,输掉的两个就要被淘汰。

 

梁博在四人中公认实力占优,选择对手前,王源主动提出,希望梁博不要因为照顾他年纪小就不选他。

梁博会意,用“在此声明”这样正式的口吻强调,他始终尊重王源作为音乐人的身份。

这期“生死战”上,大家都有意识放大招,而王源却拿出了一首并不那么适合比赛的民谣小调。不过主题足够大胆坦诚,叫《姑娘》,讲述了十八岁的少年对恋爱的美好憧憬和想象。

 

王源说,他已经18岁成年了,这个(指谈恋爱)不是一个需要去避讳的话题,然后一身西装安安静静坐在台上开始唱。

歌词写得蛮俏皮的,还结合了热点:

 

“她的头发是短是长,姓刘姓周或姓王,其实姓什么不勉强,当然也不能叫苏大强。”

 

他边唱边轻轻随着节奏摇晃身体,脸上憧憬的表情给人无限想象空间,不瞒你说那四分钟里我已经脑补了一出二十集小甜剧。

微博上有人说他喜欢的姑娘一定在社区居委会工作,因为歌词里写,她会“给楼下的小黄买狗粮”、“给流浪的老人送衣裳”、“给上晚班的张姨送碗汤”,受限于年龄差距,粉丝们不好意思代入姑娘视角,只好说自己是上晚班的张姨,眼巴巴等着喝小情侣的甜汤,笑死我了。

 

这首歌也让我意识到,王源真的不是当年那个在重庆街头唱《人质》的怯生生的小孩了,已经开始想要给心爱的姑娘依靠和保护了。

第一遍副歌最后一句是:“她一定要很坚强,再艰难也会在我身旁,在我惶恐的时候,抱我肩膀。”

 

不知道是不是“抱我肩膀”这四个字有一点点亲密,还没唱完最后一个音,王源就忍不住羞涩地笑了,眼睛弯成两道月牙。

最好笑的是王源唱歌过程中,镜头几次切到毛不易,他都是一副憋着笑、对少男萌动的小心思了然于胸的看戏表情。